-

寧舊澗全是女子,但個個都是巾幗不讓鬚眉,出手絕不手軟,每人手裡一把劍,劍氣縱橫、劍芒成排如山海。

一路橫推殺過去。

“啊……”

突然一道聲音傳來,一道麗影重重的砸在這位地仙境武者的麵前。

她看清麵龐,大驚,急忙將其攙扶起來,道:

“秋水,你怎麼樣?還撐得住嗎?”

李秋水手持一古老的廢鐵般的寶物,和李淑豔等幾人聯手對抗一位天仙境,儘管有強大的寶物加持。

但修為境界終究差距太大,撐不了太久。

能撐到現在已經很了不起了。

噗哧!

李秋水猛吐一口鮮血,臉色蒼白到極點,艱難的爬起來,很吃力,但她很頑強,目光盯著高空之上高傲的張桂麗,說道:

“師叔,你們抓緊時間殺儘南山宗弟子,我撐不了太久了……咳咳……”

又咳血!

師叔看到都心疼。

奈何整個寧舊澗也就她能發揮出這塊寶物的最大價值,唯有她最合適。

突然,耳邊傳來兩聲慘叫。

毅然是李淑豔和餘玄清兩人被擊飛,生死難料,砸進人群中。

張桂麗的目光冰冷如霜,手中一把長劍指著李秋水,她的下一個目標便是李秋水。

李秋水拚儘全力,要站起來,說道:

“扶我起來,我還能再戰!”

師叔將她攙扶起來,說道:

“秋水,我們寧舊澗來的人不少,修為在你之上的人也不少,我們不會讓你孤軍奮戰的。”

目光掃視,大聲喊道:

“寧舊澗入道境以上弟子聽令,全力支援李秋水,共同抵禦天仙境張桂麗。”

數萬人中,不斷有人響應。

令她們意外和驚喜的是萬朝城那邊也有人迴應。

陳城主更是主動召喚,道:

“萬朝城弟子聽令,入道境以上的弟子支援李秋水,抵禦天仙境張桂麗,刻不容緩!”

一下子,八十多位地仙境、人仙境武者緩緩飛昇,朝著李秋水這個方向奔赴而來,地仙境居多。

其中還有一些入道境,他們也想儘一份力。

麵對天仙境這樣的超級強者,他們也想試一試,搏上一搏,一旦成功,這個牛可以吹一輩子。

一時間!

李秋水的身前身後圍滿了人,是不是還有人選擇加入。

看到這一幕!

李秋水非常感動,心中燃起熊熊戰意,不斷攀升,感受天地,吸收靈氣、轉化真氣,注入手中之物。

站在上空的張桂麗看著這些人,充滿不屑,說道:

“人數再多,在我麵前,不過是個數字,天仙的強大是你們根本無法想象的,不過是一些濫以充數的螻蟻而已。”

說話間,手中利劍已經抬起。

淩厲的劍芒十分耀眼,寒芒乍現,劍氣縱橫,帶著一股縱橫無敵的大勢,怒斬而下。

下方諸人。

以李秋水為中心,所有人都出手了。

銅色的光暈散開,形成一層護盾,護住下方眾人,而眾人的殺芒殺出去,欲要削弱張桂麗這一劍的威力。

噹!

強勢的劍芒殺來,斬下。

四麵八方的劍芒都被斬得稀碎,無數的武者被擊落,橫飛,重重砸在地上,砸出一個個大坑。

李秋水本就已重傷的身軀,同樣承受不住。

隨著一聲慘叫傳來,橫飛向遠方,重重的砸向一座山頭,山體崩塌,砸斷半山腰。

“寧舊澗的女娃,你是個不錯的苗子,可惜你不是我南山宗弟子。”張桂麗將目光看向已經被山體流沙掩埋的李秋水,身影在原地消失,奔襲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