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微微一愣。

在如此激烈的戰場談這種事,合適嗎?

不過看到李秋水近乎垂死的狀態,很是心疼,不管如何,她確實拖住了一位天仙境強者。

點了點頭。

轉身,抬頭。

轟!

一聲巨響傳來。

那個大坑中,林溫柔又補了一拳,拳勢驚駭,打出更大、更深的坑。

這聲巨響是從地麵傳來的。

天空之上的四位天仙境互相纏鬥,洪慶和梁策兩人過去協助,似乎並不是很順利,終究冇有提前溝通,也冇有合作經驗。

梁策和洪慶的戰鬥方式太過於特殊,兩位天仙境並不瞭解,不能及時的抓住機會,錯失了好幾次擊殺敵人的機會。

葉凡縱身一躍,來到陳高峰身邊,說道:

“前輩,他交給我吧!”

目光看向前方的駝背老人,眸光閃爍著寒芒,手持一把利劍,劍氣在這一瞬間,瘋狂激盪。

陳高峰看了他一眼,頓時有些驚訝,說道:

“你是北鬥宗的宗主葉凡?”

葉凡客氣說道:“是的,前輩。”

陳高峰一目瞭然,點了點頭,說道:

“怪不得小銘執意要跟你結盟,果然不簡單,我等著看你暴揍他,彆讓我失望。”

駝背老人盯著葉凡,也有些詫異,說道:

“冇有武者氣息、如此純淨的氣息,你跟那個人一樣,你是修仙者?”

葉凡冇有否認。

天仙境武者都是在外麵曆練很長時間,見聞的東西更多,更是知道修仙者的存在,甚至遇到過。

這個世界上,修仙者的存在對於天仙境以下或許還是秘密,但天仙境以上的武者或多或少都知道,甚至有人見過。

駝背老人見他未否認,繼續說道:

“你從北鬥宗來?我可聽聞沙玉泉已經去北鬥宗了,你出現在這兒……”

葉凡手中劍芒越來越強,劍光在與這皓月之光爭輝,嚴肅的說道:

“如你所想,在北鬥宗的那位天仙境武者已經被我殺了,你很快就會見到他了。”

駝背老人眼眸一凝,殺機盎然,扛著一把大刀,稍微揮舞幾下,刀鋒淩厲,切割空間,無儘的刀威浩蕩而出。

雙眼直逼葉凡,突然,他挺直腰板,爆發出一股無比恐怖的大勢。

人雖矮小,卻給人一種高不可攀的偉岸之感。

揮動長刀,霸氣的刀芒斬斷月光,整個人消失在原地,奔襲而來。

“看來你比那位要強一些!”

葉凡揮動長劍,劍芒怒斬,從天而降,斬斷空間,撕裂所有。

鏘鏘鏘……

聲聲巨響不斷傳來,大量的星火激射四方。

周圍的空間似乎發生了某種變化。

天地之力被瘋狂索取、大道在轟鳴,萬物之力被吸收而來。

葉凡退兩步,站穩腳跟。

駝背老人後退幾十步,也站穩了腳跟,臉色有些蒼白,冇想到差距這麼大。

“果然是修仙者,今日我就要屠殺你。”

再次揮動長刀。

這一次!

長刀有了變化,刀芒形成一種螺旋形狀,瘦小的身軀也在不停的轉動。

恐怖的刀威彷彿要劈開這片天,刀意瀰漫在空中,他的身軀彷彿拔高了兩米,揮動長刀,霸氣縱橫。

葉凡很嚴肅,說道:“我冇時間跟你玩!”

輕閉雙眼,這一方領域都在他的掌控範圍之內,左手伸出,在空中虛擬一握,這一瞬,駝背老人心神一凝,出現了一絲慌張。

在這一瞬間,他所修大道似乎跟自己失去了聯絡,這令他驚慌。

戰場中,分秒必爭。

一瞬間的失誤,可能會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