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宗主,你冇事吧?”

華光耀擺了擺手,依靠在一棵巨樹上,說道:

“葉凡的修為已經在天仙境之上,抬手斬殺老山羊和李清河,這場聯盟,我嘉景宗要退出,不然就算是勝,也是慘勝,我嘉景宗和北鬥宗本就冇多大恩怨,不值得!”

他並不知道李清河利用手段逃走了。

看到葉凡的實力,驚呆了。

天仙境在九下宗已經是創始人的存在,那麼強橫,卻被葉凡等人聯手斬殺,損失一個天仙境,那對於宗門來說都是毀滅性的。

嘉景宗不願意損失任何一個天仙境強者。

“冇有人能想到葉凡會這麼強!”

旁邊的弟子也是充滿震撼的說著。

就在這時!

一直在聊天的葉凡三人組,突然陳高峰動了。

身為天仙境的他,速度對於修為低下的人來說,那是極為恐怖的,根本看不清的,隻見他朝著邊緣地帶而來。

消失在叢林中,隨之,叢林傳來一聲聲慘叫,偶爾會看到屍體橫飛過巨樹,血液濺到巨樹上。

嘉景宗的人慌了。

“連圍觀者都殺?這……副宗主,咱們危矣……”

他們冇想到居然會被殃及,連圍觀者都要被殺,陳高峰所過之處,血液迸濺,十分慘烈,速度極快。

嘉景宗的人想要逃!

突然一道身影來到他們麵前,死亡的窒息感瞬間瀰漫全身。

他們已經踏進鬼門關。

“陳道友,等一下!”

葉凡來了,攔住陳高峰。

目光盯著嘉景宗的幾人,說道:

“你的身上有和範源很相似的氣息,你們是嘉景宗的人?”

華光耀等人誠惶誠恐,臉色蒼白,急忙抱拳作輯,道:

“晚輩等人是嘉景宗的人,範源是我師侄。”

“範源師兄……葉宗主,我們跟範源師兄關係很鐵的。”

葉凡看著他們戰戰兢兢的模樣,輕輕拍了拍華光耀的肩膀,他直接冇站住,跌坐在地上,充滿恐懼。

葉凡很無奈,說道:“不知嘉景宗對我北鬥宗是什麼個態度,是不是打算和其他宗門聯手對付我北鬥宗啊?”

“冇有,絕對冇有!”華光耀儘管充滿恐懼,但思路還是清晰的,滿頭大汗,抬頭,看著葉凡,說道:

“葉宗主,我師侄範源說過,咱們曾經是盟友,我們怎麼可能會跟其他宗門聯合對付盟友呢,我們不會的,請葉宗主放心!”

葉凡說道:“你們走吧,我不希望未來的戰場上看到你們站在我的對立麵,一旦遇到,我不會念及舊情,殺無赦!”

“是,是,是……”

這些人連滾帶爬,落荒而逃。

葉凡再次開口,說道:“關於你們今日的所見所為,我不希望從你們的嘴裡說出來。”

“一定,一定!”

“我們的嘴最嚴。”

幾人跑得比兔子還快,踉踉蹌蹌的離開了。

陳高峰有些不解,說道:

“為什麼放過他們?”

葉凡看著他們離開的方向,說道:

“我和嘉景宗確實冇多大仇恨,而且之前他們也幫過我,隻要他們不與其他人聯手對付我,我可以讓他們自由生長。”

陳高峰也不好說什麼,看了一眼那邊的戰場,基本已經接近尾聲。

一個龐大的宗門,就此隕落。

朝陽升起的那一刻,南山宗覆滅事件註定要轟動整個華夏武道世界。

而北鬥宗、萬朝城、寧舊澗將會永遠被捆綁在一起,北鬥宗自然也成為武道世界不可忽視的一個大宗門。

其他欲要聯手的宗門也要重新製定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