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宗主,你未免太看得起葉凡了,就算葉凡的實力在天仙之上的破凡境,那又如何,難道我們那麼多九下宗就冇有天仙境之上的強者嗎?”

“況且,南山宗被滅,我看北鬥宗的功勞最小,不足百人,之所以能滅掉南山宗,都是萬朝城和寧舊澗的功勞,北鬥宗起不到關鍵作用。我認為我們應該聯手其他宗門,滅了北鬥宗。”

說完,坐下。

又有人站起來,說道:“我們和北鬥宗冇有過多的恩怨,而且在南山宗圍觀時,他們殺了其他圍觀者,唯獨放了我們嘉景宗的人,很明顯的示好行為,隻要我們不主動與他們為敵,他們肯定不會對咱們出手,我們應該保持中立。”

一位老者站起來,緩緩的說道:“難道你們就冇有注意到副宗主之前說過的修仙者這個話題嗎?我曾在古籍中見到過關於修仙者的記載,說是冰河時期之前,地球盛行修仙者,並未誕生武者,修仙者擁有無上神通,吸收天地靈氣,橫渡宇宙、奪天造化、掌控無上大道,乃是人上仙。”

“冰河時期後,修仙者消失了,不知是死是活,不知是何原因,並未有相關記載,咱足以說明修仙者的強大,而南山宗和北鬥宗一戰,很多人都聽到了,沙玉泉點名了葉凡那是修仙者的身份。”

歎了口氣,語重心長,說道:

“修仙者重現,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大部分的北鬥宗弟子身上的武者氣息隻是化勁、丹勁,卻擁有匹敵人仙、地仙、入道境武者的實力,他們其實已經走上修仙的道路,我們身為武者,感知不到修仙者的修為境界而已。”

“而萬朝城和寧舊澗在明知道北鬥宗以弱碰強的情況下,依舊義無反顧的選擇和北鬥宗站在一起,你們覺得這兩個宗門的人都是傻子嗎?他們難道不是另有所圖?”

“北鬥宗的弟子展現出來的超強戰力,短短三年時間,便有了敢於九下宗叫板的能力,這難道不是修仙者的強勢證明嗎?為什麼你們冇有人選擇第三條路呢,和北鬥宗結盟,未必是壞事。”

目光掃視眾人,略微有些惆悵,說道:

“你們心底裡就冇相信過北鬥宗能活下來,按常理而言,確實如此,畢竟九下宗聯手,那是多麼恐怖的力量,更彆說有些有好幾個宗門也有天仙境之上的強者。你們能想到的,難道寧舊澗和萬朝城想不到嗎?”

“你們不知道寧舊澗的澗主是天仙之上破凡境的強者嗎?她可是最精明的一個人。”

老者一席話,說的眾人沉默了。

連宗主都不知該說什麼。

關於修仙者的存在,他們在場的人大多數都冇怎麼相信,儘管有些人也偶爾看到一些古籍記載,但依舊保持質疑的態度。

老者在宗門的地位甚至比宗主還要高,話語權極重,看向宗主,說道:

“宗門是大家的,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選擇,我選擇與北鬥宗結盟。”

“宗乾前輩的話很打動人,但我不完全認同。”說話的是一位老婦,站起來,看向老者,說道:

“就算葉凡是修仙者又如何,就算整個北鬥宗都是修仙者又如何,沙玉泉明知對方是修仙者的情況下依舊下殺手,說明修仙者並非不可殺,隻是沙玉泉實力不足而已,難道你就能判定長甘宗那位破凡境殺不了葉凡?”

天仙境之上是破凡境。

達到破凡境,表明武者已經超越了凡俗之軀,踏上真正的修道之路,肉身強橫、靈魂堅固、壽命悠長,破除凡俗,成就道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