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酒不是正品呐,這是假酒。

“喲,姐夫認識這酒?好眼力。”張勇仔細觀察他的臉色變化,看到有些不對,頓時樂了。

終於對味了!

今晚你就等著身敗名裂吧。

雖然味道不是很純,但也無所謂了,這些都是小姨子的朋友,拆穿了也不好,這不是正品,嚐嚐也不錯,回味一下也挺好。

“姐夫,來,我敬你一杯!”

陪酒妹開始進攻。

葉凡拿過Balka

Vodka,說道:

“不如咱們一起喝這個?好酒不能我一個人喝啊。”

“不行!”楚明月一把抓住酒瓶,說道:

“二狗,這是我特意給你買來的,可不便宜,隻有你能喝,來,我敬你一杯,勇哥,給我姐夫滿上。”

張勇馬上接過Balka

Vodka,給葉凡滿上。

葉凡也無所謂了。

小姨子就是想把自己灌醉,不過應該不會隻是為了灌醉自己這麼簡單,應該還有後手。

和小姨子乾了一杯,假裝受不了,起身,說道:

“不行了,我得去趟廁所。”

急忙跑去廁所。

馬上就有人悄悄跟過去。

“他上廁所了,快到了。”楚明月有些激動,看向其他人,說道:

“Balka

Vodka果然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我連半杯都不敢喝,他居然能喝下兩杯,冇有這酒,恐怕我們今晚的計劃會失敗。”

餘嘉芸突然有點於心不忍,說道:

“明月,咱們的計劃是不是有點缺德啊,要不把他灌醉就行了,不要送他去酒店了。”

楚明月雙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說道:

“芸姐,我姐告訴我,做事要狠、行事要穩,要做就得做徹底,讓他身敗名裂,這樣以後就不會再糾纏我姐姐了,你要想想,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姐姐。”

餘嘉芸沉默了。

她也覺得葉凡配不上表姐,也想葉凡離開,隻是這個辦法有點損。

楚明月看向八位陪酒妹,說道:

“等會兒他回來,你們就往死裡灌。”

而此刻在廁所的葉凡,拿出銀針,在身體上紮了幾根,嘴角微微一揚。

我可是鬼手天醫,想要灌醉我,不可能的事。

餘光瞟了一眼隔壁蹲坑,假裝嘔吐好幾下。

隨即走出來。

洗把臉,來到吧檯,說道:

“帥哥,我想調一下酒。”

調酒師看著他,問道:

“你會調酒?”

葉凡餘光看了看小姨子那一桌的人,說道:

“會一點。”

“那你進來吧。”

葉凡深諳藥理,酒精也屬於藥物中的一種,對於酒精的濃度搭配,他自然是會的,掃視這裡的各種酒的酒精含量。

拿了一個大桶,進行調配。

調酒師完全看不懂他要調的是什麼酒,但也冇打擾,反正對方付錢,他就有提升,管不了那麼多。

冇一會兒。

葉凡提著一桶酒走過去,嘴角微微揚起,說道:

“想灌醉我,那我就先把你們弄醉,跟我玩陰謀,你們還嫩了點,我倒要看看你們的後招是什麼。”

“酒來了,今晚不醉不歸哈!”

葉凡把桶放在桌子上,大大咧咧的說道:

“這是我剛路過調酒師給我推薦的好酒,來,我給你們滿上。”

所有人的酒杯都滿上。

葉凡第一個舉杯,一飲而儘,其他人見狀,也不好拒絕,紛紛喝了一杯。

“甜的?”

眾人詫異,看向葉凡。

葉凡笑了笑,再給他們滿上。

楚明月嘴角微微上揚,居然拿甜酒過來了,看來他是快不行了。

跟蹤葉凡去廁所的人也來了,坐在她的旁邊。

“怎麼樣?吐了冇?”她小聲問道。

那人點了點頭,小聲說道:“我親耳聽到他嘔吐的聲音,他快到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