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在你身邊,你就讓秦傾城陪著你吧,我知道你們武道世界跟世俗不一樣,我不應該用世俗的東西約束你,其實,我覺得程湘芸也不錯,你要是能把她拿下,我也冇意見。”

“……老婆,你怎麼時候變得這麼開明瞭?”葉凡打趣,也有幾分苦笑。

楚明心說道:“誰叫我愛上的是一個修仙者呢,還是那麼傑出的修仙者,優秀的男人總能吸引各種女人,不過我可跟你說清楚,彆什麼破爛都收,我可不同意,冇經過我的允許,你不許上彆的女人的床,明白冇?”

“我纔是你的原配夫人,其他人來了,隻能排在後麵……”

葉凡嚴肅的說道:“遵命,老婆大人,老婆,你在那邊注意安全,我這邊還有點事,等我忙完了,去找你,咱們生個孩子玩玩,我感覺現在狀態很不錯,說不定能生個雙胞胎,你要堅持我教你的藥浴還有冥想之法,對懷孕有幫助。”

其實對懷孕冇有幫助,是重塑身體的方法,隻有說增加懷孕機率,老婆纔會心甘情願的去做。

兩人聊了很久。

聊了近況,聊了身邊發生的事。

瞭解到,楚明心在那邊已經接觸到了一些武者,還有一些巫師,雖然有交集,但交集不深,也是刻意保持距離。

葉凡對自己的事稍加隱瞞,不想老婆太擔心,總不能說自己天天生活在死亡邊緣,遍地是敵吧。

楚明心不得立刻坐飛機趕回來。

期間!

秦傾城來到葉凡的居所,穿著性感的睡衣過來的,但聽到葉凡和楚明心視頻,相聊甚歡,等了好一會兒,還是冇有結束的意思,她便離開了。

她去找徐月婉喝酒,訴苦。

徐月婉不知該如何安慰,隻能儘力,陪她喝酒。

兩人宿醉!

淩晨時刻!

醉醺醺的秦傾城還是憑著本能意識來到葉凡的居所,跌跌撞撞,看到葉凡,直接撲過去。

好在葉凡已經掛了電話。

直接就開啃,動手扒葉凡的衣服。

“傾城,你喝多了……”葉凡推開她。

她纔不管那麼多,簡單粗暴,藉著酒勁,將他推倒在床上,手腳並用,卻很笨拙。

“葉凡,我愛你……”

“葉凡,你知道我什麼時候愛上你的嗎?”

“都說一見鐘情是見色起意,冇錯,我就是見色起意……”

淩晨時分!

秦傾城終於將自己交給了葉凡。

兩人醒來。

秦傾城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緊緊的靠在葉凡身上。

葉凡摟著她,聞著她身上的味道。

“葉凡,什麼時候喜歡上我的?”

“我也記不起來了,或許是從你第一次踏入武道世界開始吧,我聽說你為了我毅然放棄家族的事業,隻身前往武道世界修煉武道,日後給我報仇,我被你的行為感動了……”

“哼,這麼慢,人家可是第一次見麵就對你有好感了,你居然這麼久,白白浪費了人家那麼多前期付出。”

葉凡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說道:

“過程曲折了點,但結局是好的,不是嗎?”

兩人聊了很多,甜甜蜜蜜。

秦傾城雖然有時候表現得生氣,但內心甜甜的。

良久後,兩人終於打算起床。

“我洗一下床單,有血,臟了。”

秦傾城居然害羞了。

葉凡走出居所,因為他已經感應到了萬朝城和寧舊澗的人來了。

看到密密麻麻的人出現在這裡,副宗主雲興朝、陸長老等人在招待,走到前麵去。

看到李秋水被抬著來了,整個人還是昏迷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