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說道:“怎麼會?風霜山莊和雲巢宗不是進行聯姻嘛,我去參加婚禮。”

“參加婚禮?”楚明月盯著他,有點興奮,說道:“是不是像之前去洪門總部那樣,送棺材啊?我也想送棺材,嘿嘿。”

葉凡擺了擺手,說道:“說什麼呢,人家結婚可是大好的日子,送棺材什麼的,多晦氣啊,肯定是送稀世珍寶呀。”

“哼,鬼纔信,你不去搗亂就不錯了……”楚明月翻了翻白眼,做了個鬼臉。

夜色漸深!

葉凡回到居所,剛洗完澡,秦傾城就來了。

有了昨晚的接觸,一切水到渠成。

月光映照進入房間,晚風習習吹來,飄窗搖晃,月光也被牽扯著。

不知為何。

今晚的風有點大,飄窗晃得有點猛。

月光不斷跳動,似乎有了生命在喘息。

“……”

次日!

兩人醒來,秦傾城慢慢的幸福感,麵色潮紅,得到愛情滋潤的女人就是不一樣,容光煥發。

兩人依舊躺在床上,秦傾城枕著葉凡的手臂,緊緊的挨著他,聞著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味道,很是陶醉,說道:

“葉凡,你要去風霜山莊參加婚禮?”

“怎麼?你也想去?”

“嗯,我知道,我在你身邊永遠隻能在楚明心之後,可能不會有婚禮,所以我想看看武者結婚是什麼樣的。”

葉凡將她緊緊抱住,說道:

“明心已經同意我們在一起了,所以也會有婚禮的。”

“她知道了?”

“早就看出來,她接觸了武道世界那麼長時間,也算是釋懷了,接受了武道世界跟世俗界的不一樣。”

“太好了。”

秦傾城很開心。

兩人起床。

葉凡去找了王五,王五雖然人在宗門之內,但監管外出弟子的行動,有任何的異動、有任何的舉動,都可以通過資訊符傳訊回來。

王五進行遠程指揮,協助他的還有雲興朝副宗主,宗門弟子葉辰,長老司羅。

“情況如何?”

王五拿出一個本子,遞給他,說道:

“目前已經有三個小隊得手,不過兩個小隊被人發現,但冇有傷亡,這纔剛開始,算是比較順利的,越往後會越難,宗主,我們有多長時間?”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說道:“應該是一個月的時間吧,我打算出去走走,很久冇有出去外麵逛逛了,都陌生了。”

王五看了看他,說道:“現在我們北鬥宗太過於矚目,你更是其中翹屬,你稍微換一下妝容吧,隻要你不動手,彆人察覺不出來的。”

“好!”

冇多久!

葉凡帶著秦傾城出去了。

“葉凡,你怎麼化這中年妝啊,搞得像是我傍大款似的。”秦傾城看著葉凡一副中年模樣,兩鬢斑白,額頭上還有很明顯的抬頭紋,樣子還有些邋遢,像極了中年油膩老男人。

葉凡笑了笑,說道:“你不喜歡?那咱們換一個妝吧。”

“也冇有,不換了,你本來就是大款,在世俗界,有錢有權的是大款,但武道世界,實力強的就是大款,你就是我的大款,我秦傾城就是傍大款了,怎麼著。”

兩人出門的第一站,便是附近的白馬城。

這裡屬於最靠近北鬥宗的大城池,以前歸於南山宗的管轄範圍,現在成了無主之地,不過也逐漸被北鬥宗掌控。

南山宗被滅,大量的地盤變成無主之地,北鬥宗距離較近,在葉凡的授意下,不斷的占領附近領地。

如今的北鬥宗領導擴大了三倍之多,也需要了大量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