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住口!”閣主劉良驥訓斥,說道:“也就這一個是真實的,其他的都……算了,總之,儘量不要傳謠就行了,我們都是藏寶閣的人,我們的任務是守好自己的地盤,你們要清楚,你們守的不僅僅是你們的修煉資源,更是整個宗門的資源……”

突然!

一位武者氣喘籲籲、身上帶血的衝進來,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閣主……有……有強盜……”

閣主大驚,一瞬間,怒火就瀰漫上來,嗖的一下,跑出去了。

其他人也紛紛趕出去。

“快,去通知執法長老……”

一下子,所有人都緊張起來。

當他們來到一處珍藏修煉仙草的地方,發現這裡早已被翻過,地上的土都被弄得稀巴爛,種植的靈樹都被挖走了。

守藥的童子被殺,屍體躺在地上。

“閣主,你看!”一位弟子看著童子身上的血口,說道:

“這刀口……像是天涯淵的手段……”

閣主劉良驥怒火不斷燃燒,彷彿雙眼都開始冒出火光,怒道:

“天涯淵,我與你們勢不兩立,把屍體帶上,跟我去找宗主,我定要天涯淵給我一個交代,勾引良家婦女也就罷了,居然還敢來偷我的寶樹……”

“閣主,你不是說不傳謠、不信謠嗎?”

“閉嘴,老子就信了,這件事我早就知道……”

“……”

而作案人實則是北鬥宗雷坤以及他的隊員們。

逃離雲巢宗的地界,確認安全,來到一處山洞內。

雷坤拿出清單,說道:“趕緊把藥材拿出來對比一下,有冇有拿錯的。”

經過一一對比,就算不是清單上的藥材,也是同等價值的。

“還挺順利的。”雷坤看著大家,點了點頭,說道:

“走,下一個目標,我聽說雲蒼宗的葛青長老是一位收藏家,珍藏很多靈丹妙藥,而且此人喜歡在外麵行走,稍等我一會兒,我打探一下這人的情況。”

馬上拿出資訊符,傳訊過去。

“你去弄點野味回來,咱們就在這兒等著。”

傍晚!

一道人影出現,是一個老婦,佝僂著背,找到他們。

“望海樓,江春曉!”

“北鬥宗,雷坤!”

互報來曆,冇有更多的話語。

雷坤把得到的寶物交給她,她檢查了一遍,滿意的點了點頭。

“我要的東西呢?”

江春曉拿出一份資料,說道:“雷坤道友,我知道你是葉宗主的徒弟,你的修為不低,但這位葛青修為極高,應該是人仙境了,就算他不在家,也會有他的徒弟在家,他的徒弟也有兩個到了地仙境,危險係數較大。”

雷坤看著資料,說道:“多謝江道友的相告,我們會伺機而動。”

江春曉拿出一塊四角棱形,金字塔模樣,隻有拇指般大小,說道:

“既然你們要去闖葛青的老巢,那這個給你們,滴一滴血下去就知道怎麼用了,可擋住人仙境中期的全力一擊,希望你們用不到。”

雷坤也不客氣,接過來,說道:“多謝!”

“走了,保重!”

江春曉離開了。

雷坤看著身邊的人,說道:“所有人注意休息,養好精神,我們乾票大的。”

北鬥宗的行動隊都在行動,嫁禍給各個宗門,基本都是查清楚情況纔會動手,剛開始的幾天是最容易得手的。

越往後的日子越難,敵人有了防備之心,守住宗門藥田、寶藏閣、藏寶樓……

還有一些煉藥師、藥田種植者也是宗門重點保護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