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從後備箱扛起林耀東,走進王五黑狗裡麵,不久之後,葉凡和王五從裡麵出來,但再也冇有見到耀東出來,所以我懷疑……”

林家眾人咬牙切齒,心中憤恨,拳頭緊握。

“王五黑狗?他……”林德福嘴巴抽搐,氣憤不已,說道:

“霍天南、葉凡,我不會讓你們好過的,我一定要為我兒報仇,還有王五黑狗。”

看向身邊一人,說道:

“你馬上安排人前去王五黑狗檢視。”

中年男人說道:“大哥,這王五黑狗很邪乎,三年前的事,你忘了?也不知道他啥背景,似乎很深厚,而且我聽說那人不近人情,不喜歡說話,恐怕不好查。”

“而且他那些狗都是惡犬,咬一口可能會毒發身亡……”

林德福瞪著他,說道:

“若是耀東真的遇害了,總經理位置就是你的,前提是你得查清楚這件事。”

中年男人還是有些猶豫。

他繼續說道:“就算再厲害,那終究是一座山,大不了一把火燒了,再凶的狗也會怕火。”

中年男人嘴角一揚,說道:“明白,我這就去。”

林德福看向另一個年輕人,說道:

“我讓你準備的人呢?”

年輕人說道:“已經到位,隻要葉凡從裡麵活著出來,他必死!”

林德福看向劉誌軍,說道:

“我聽說你們劉家最近名聲不是很好,查到幕後黑手了嗎?”

劉誌軍冷哼一聲,說道:

“還用查嗎?肯定就是楚家做的。”

林德福說道:“難道你們就冇什麼行動?”

劉誌軍嘴角一揚,說道:

“行動就在今天,不過不是我負責,我今天的任務是第一時間知道葉凡的情況,這個鄉巴佬有些邪乎,不過在邪乎,他也不會分身,不能兩頭兼顧。”

“他既然來了這裡,那麼楚家那邊就好辦多了。”

各有行動,各有安排,各懷鬼胎。

看似風平浪靜的表麵,實則暗流湧動。

霍天南的車已經進入廠房小院。

車內下來葉凡、霍天南兩人。

洪慶親自走出來迎接,看著兩人,做了請的姿勢。

葉凡的目光掃視四周,整個廠房外至少有三百人,裡麵估計還有人,每一雙看向他的眼神都充滿敵意和憐憫。

葉凡心裡有點不爽。

這憐憫的眼神是什麼意思?

是在可憐我嗎?

是覺得我打不過那個歐洲雇傭兵嗎?

“洪慶,你這是什麼眼神?”葉凡看著他,直接問道:

“你是覺得我打不過裡麵那人嗎?”

洪慶麵色嚴肅,說道:

“葉凡,我知道你很強大,但今日之人也非常強大,不知道你有冇有和禿鷲過過招冇,連禿鷲都不是對手。”

“禿鷲的身手堪稱無敵,連他都敗了,你……你還是小心點吧。”

葉凡看著他,說道:“你是在關心我嗎?要是九爺知道了,會怪罪你的哦!”

邁開腳步,走進裡麵。

剛進去,更多的仇恨目光看過來,個個恨不得生吞了他,特彆是王大龍的雙眼冒著火光,憤怒表現在臉上。

“我去,不是吧,這麼多人?”

這裡麵至少有兩百多人,廠房各個角落都站著人。

李九站在中間空曠的地方,拄著柺杖,充滿自信。

他的身邊是一位高大的白人,滿臉鬍子,體型龐大,肌肉凸顯,盤結成一塊塊的,眼眸中帶著一股煞氣。

就站在那兒不動,也不由自主的散發出一股強大的威懾力。

他臉上帶著自傲,目光隨著九爺的手指看向葉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