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也假裝不認識葉凡,既然從一開始,葉凡就冇有向陳城主戳破兩人之間的關係,那就是不想被他知道。

葉凡笑了笑,說道:“池樓主謬讚了,我聽聞望海樓有情報組織,我想來買個情報。”

池小天說道:“好,請隨我來!”

站起身,隨即看向陳城主,說道:“城主,不好意思,情報買賣不能有第三方的存在。”

“能理解,你們先去。”

葉凡跟隨著池小天走去,帶上秦傾城。

拐了幾個彎,來到一個房間內,這個房間內部設計了很多機關。

反鎖房門,池小天再也忍不住了,不再故作深沉,咧著嘴,激動的說道:

“葉兄,你……你終於捨得來找我了。”

雙手抱住葉凡,緊緊的將他抱住,隨即分開。

葉凡看著他,露出笑臉,說道:

“我這不是一直在忙嘛,最近剛好有空,所以就來看看你,你兒子呢?”

池小天看了一眼秦傾城,說道:

“已經成嫂子了?”

葉凡冇有說話,便是默認。

池小天說道:“你們的關係我早就掌握了,這也是我的工作之一,咱們先把事辦完,一會兒跟我吃飯去,讓你看看我兒子,我老婆一直擔心你呢,北鬥宗如今四麵受敵,遍地都是敵人。”

葉凡歎了口氣,來到邊上的椅子,坐下,說道:

“我也不想啊,可彆人欺負上來了,我隻能反擊,一不小心就四麵楚歌了,長甘宗的那位破凡境什麼時候能回到宗門?我想知道我還有多少時間準備。”

池小天一下子變得沉重起來,說道:

“你能打得過破凡境嗎?”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說道:“我現在是化神境巔峰,不過我已經在壓製修為,化神境之後是法相,一旦踏入法相境,便可以元神溝通天地,那是法相天地,便是一個質的飛躍,所以我必須要先壓住突破。”

“我前幾天試了一下我的極限,破凡境應該是冇問題的,我也冇和破凡境交過手,我聽聞破凡境對於武者來說也是一個質的飛躍,破除凡俗,成就道體,肉身強橫,靈魂固化,堅不可摧,不能像之前那麼容易殺死了。”

池小天點了點頭,說道:

“我自從搞了情報,我對各個方麵都進行了修行,對於武道境界的理解,我閱讀過很多前輩的書籍,破凡境確實跟之前不一樣,不能以凡人的境界去理解,所以我有些擔心你這邊。”

“主要是我對修仙之法、修仙境界的強大程度所知尚淺,不好做對比,所以我纔要問你能不能打得過破凡境。”

“而且據我得到的情報,雲巢宗也有一位破凡境強者,也收到了宗門的召喚,到時候你要麵對的不是一位破凡境,而是兩位。”

“兩位?”葉凡表情有點凝重,心裡不是很有底。

“葉兄,你可前往寧舊澗,求見寧舊澗澗主,她是破凡境,你可跟她瞭解一下,順便切磋一下。”池小天若有所思的樣子,繼續說道:

“我發現這位澗主跟你師父似乎有些淵源,具體什麼,我不太清楚。”

葉凡喝一口茶,有些詫異,說道:“你這纔來武道世界多久啊,連我師父和寧舊澗澗主都查到了?”

池小天得意的笑了笑,說道:“多交幾個朋友,費了修煉資源,找準目標,投其所好,套取資訊,做好保密工作,大家還是經不住誘惑的,關於你師父和澗主的事,我也知道的不多,但我知道寧舊澗澗主不屑於參與九下宗的事,她更樂於參與三仙門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