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屑於參與九下宗的事?”葉凡有點疑惑,自己明明就是九下宗而已,卻有這樣的心態。

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還真是好奇。

“我之前提出想見澗主的,但人家不見我,唉!”

池小天嘴角一揚,說道:“你去吧,她會見你的,她待你不一樣,在你還未出現之前,她從不過問九下宗之事,最近卻因為北鬥宗,接連出手乾預,雖然我不知道其中緣由,但我覺得她會見你。”

既然池小天都這麼說了,葉凡打算去試一試。

“好,我去試試!”葉凡點了點頭,說道:“對了,你怎麼需要那麼多修煉資源啊,還有一些兵器,都不是凡品,而且跟我宗門的東西都對的上號,我懷疑你就是想搬空我的宗門。”

池小天苦笑,說道:“我也想搬空你宗門,可我知道你不會給我的,你彆看我現在名聲在外,望海樓樓主,坐擁整個望海城,但我欠了一屁股債,武道世界欠債可不像世俗,如果還不上,會被殺的。”

“我哪裡來的這麼多情報啊,還不是拿修煉資源、兵器跟彆人換的,你不知道這些人需要各種各樣的兵器,我已經在壓製了,你不知道有些人甚至想要六上宗、三仙門纔有的兵器和藥材,我都冇敢接。”

“我欠一屁股債,是為了我嗎?還不是為了你,還不是為了北鬥宗,你們現在散佈的各個宗門的莘密,醜聞,都是我換來的,你以為我容易嗎?”

“早知道武道世界做生意這麼難,一個不小心就會死,我當初就應該更加慎重考慮,感覺我被你套路了,回不去了。”

葉凡哭笑不得,說道:“這麼說起來,怪我咯?”

“不怪你,難道怪我嗎?”池小天毫不客氣,說道:“我池家那幾個武者在你們北鬥宗,不會死了吧?你要優待他們。”

葉凡低下頭。

池小天感覺到不妙,說道:“都死光了?”

葉凡說道:“你也知道,我們北鬥宗經曆了毀滅性的災難,還剩一個,要不你再讓池家人送過來,這一次,我特彆優待,一定給予最好的待遇,親自指導。”

池小天擺了擺手,說道:“還是算了吧,你的性格我還不知道,這樣毀滅性的災難,絕對不止那一次,後麵還會有的,我自己培養吧,你的修仙功法多給我點,我要把池家培養起來。”

身入武道世界,但世俗家族依舊是自己的根脈所在。

兩兄弟相談甚歡,聊了不少閒話。

池小天這一路走來也是極為不易,很多次身處險境,好在都能化險為夷,成就如今的望海樓,也算是小有成就。

身邊拉攏了不少奇人異士,他有資源、有秘密、有秘聞、能夠吸引奇人異士。

目前欠了很多人的資源,這不才向葉凡求助嘛。

葉凡也說了自己一路走來,在秘境中的事情,還給了他不少寶物,更重要是葉凡給了他那三隻手的功法,並且說了自己的感受。

“伏天神明之手!”

“亂天惡魔之手!”

“正道人間之手!”

池小天看著功法,稍微感受一下其中奧義,一下子冷汗直冒,急忙抽離,內心極為震撼,說道:

“這……逆天手段,看似簡單的一招,卻蘊含極為複雜的東西,太恐怖了,你目前對這三招感悟如何?”

葉凡說道:“進度很慢,不過也是咱慢慢滲透,目前正道人間之手屬於比較好掌控的,我也是大致學到了一些雛形,並不能完全發揮出其作用,其次是亂天惡魔之手,這個需要極強的道心,稍有不慎,會被反噬,隨時丟掉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