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修行時,也要慢慢來,不可操之過急,你可以先修煉其他功法,那些也不錯,都是我師父從遺址中得到的,並且加以改良。”

兩人聊了很多。

終於要去吃飯。

“對了,你還有二十五天的時間。”池小天打開門,正要走出去,突然說道:

“長甘宗的破凡境和天涯淵的破凡境聯手可能會達到一個極為恐怖的地步,你要多加小心。”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放心吧,我還有殺手鐧,就算我殺了不他們,他們也殺不了我。”

三人走向內院,要與霍芷悅一塊吃飯。

至於會客廳的陳城主,池小天去見了一眼,並冇有帶他一起過來,不想暴露葉凡跟自己的關係。

“在我老婆麵前,彆聊那些事,以免她擔心!”

“明白!”

來到居住之地。

這是一個充滿古風的小院,有仆人、有花有草、有假山、很安逸的一個小地方。

霍芷悅正在哄著兒子玩呢。

小孩子剛開始學會走路,跌跌撞撞,母親在一旁緊緊護著。

“小悅,你看誰來了!”池小天走過去,目光盯著小兒子,伸出雙手,將他抱起來,在他的臉頰上親了一下,說道:

“我的寶貝兒子,想起爸爸了。”

霍芷悅看了一眼,並不認識葉凡,但認識秦傾城,說道:

“秦小姐,你來了。”

秦傾城跟她抱了一下,說道:“你老公想讓你見的是他,葉凡,你的妝容可以卸了吧!”

葉凡運轉體內真氣,渾身一抖,那些裝飾全部散落,真容表露出來,說道:“小悅!”

霍芷悅有些開心,說道:“葉凡……你怎麼來了?我聽說了很多北鬥宗的事,我還一直擔心呢。”

大家敘舊!

霍芷悅很開心,熱情招待,還感慨葉凡和堂姐霍芷蘭的事,說兩人的差距越來越大了。

聊的都是一些家常!

酒足飯飽!

葉凡在這裡休息了一天。

次日!

葉凡和秦傾城前往寧舊澗。

離彆之際。

池小天說道:“最近各大宗門都在互相猜疑,你們做得很好,我也幫你們下了點猛料,當他們邀請你之時,肯定不會那麼團結。”

來到寧舊澗就是秦傾城的地盤,她很熱情的給葉凡介紹各種建築、說著宗門內的師姐們,還有哪個比較傑出。

葉凡求見澗主,還未見到澗主,是餘玄清來接待自己。

“葉宗主,你先做著,我去通報,也不知道澗主在不在!”餘玄清親自通報。

她走向後山,來到一處被封印籠罩、靈樹遍地的小山丘,雙手抱拳作揖,說道:

“澗主,北鬥宗宗主葉凡前來求見!”

裡麵並未有任何的反應。

難道不在?

澗主基本不管宗門之事,基本都是她們在管,最近關於北鬥宗的事還算比較關心,以前可不會這麼關心。

“澗主,北鬥宗宗主葉凡求見!”

依舊冇有反應。

應該是不在了。

正準備轉頭離開,裡麵傳來聲音,道:

“不見!”

隻有兩個字。

她不敢問為什麼,轉身離開了。

回到葉凡麵前,說澗主不願見。

葉凡有些無奈,道:“冇有理由?”

“澗主隻說了不見,冇有多說。”

“好吧,那我就不多留了。”葉凡站起來,歎了口氣,說道:“傾城,我們走。”

這時!

一位年輕的女子走進來,看向葉凡,說道:

“葉宗主,請留步,澗主有東西給你。”

女子說罷,取出一個劍匣,雙手遞上。

葉凡、餘玄清等人都比較詫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