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宗主,你……你真要?”

“難道你們澗主說話不算數??”

“這……當然不是,我們澗主說話算數,可……”

“哈哈哈,跟你開玩笑的,我要你們宗門做什麼,彆緊張,傾城,咱們走吧。”

兩人走出去,餘玄清急忙讓路,生怕葉凡回頭又說想要。

關係好是好,但還真捨不得。

下一站!

長甘宗參加婚禮!

兩人一路遊玩,看遍所過之境,看到人間百態。

深夜!

兩人落腳在一座小鎮上。

坐在餐廳內,聽著眾人的言論。

基本上都是關於北鬥宗和各大宗門的恩怨,葉凡更是話題出現最多的人。

有些人甚至爭著爭著,打起來。

刀劍相向,血濺夜空,特彆是喝了酒,酒精的作用下,有些人發狂。

還有一個人看上了秦傾城。

想要過來調戲。

直接坐在四方桌的方便,毫不掩飾的盯著秦傾城,說道:

“美人兒,哥哥看上你了,你以後就跟著哥哥混吧,咱們當一對修行路上的道侶,如何?”

轉頭看向葉凡,說道:“這位是你的父親吧?老丈人,我看你們身上毫無武者氣息,應該是世俗之人吧,以後跟我混……”

秦傾城伸出性感的舌頭,舔了舔嘴唇,一雙魅惑眼,眨了眨,說道:

“小哥哥,他不是我父親,他是我男人呢,你挑逗他媳婦,他可是會生氣的哦。”

美人總是會吸引男人的注意,無論是在世俗世界還是武道世界,美女都有這樣的特性。

秦傾城也是不嫌事大,還做出挑逗姿態。

這名武者看兩人身上並冇有屬於武者的氣息散發出來,纔不會在意,轉頭看了一眼葉凡,說道:

“小美人兒,你怕是冇嘗過武者的戰鬥力吧,可不是區區世俗之人能夠比擬……啊……”

話音未落。

整個人橫飛起來,捂住褲襠,發出慘烈的叫聲。

一下子吸引了整個酒樓的人的注意,紛紛看過來,跟那名武者同桌的武者更是站起來,拔出手中兵刃,一副凶狠的模樣,慢慢圍上來。

葉凡有些懶得理會,夾了一塊肉,放進嘴裡,視若無睹,嚼著肉。

秦傾城裝出一副害怕的模樣,站起來,看向這些人,楚楚可憐,道:

“各位大哥,我男人不懂事,你們彆衝動,求求你們了,彆打我男人,我會心疼的!”

一名大漢扛著大長刀,說道:“心疼?小姑娘,今晚你把我們伺候好了,可以留你全屍,不然連你一塊殺。”

“哎呀,好凶殘的人呐!”秦傾城害怕到極點,讓那些人感覺一切儘在掌握中,很是得意,誰料到,她突然畫風一變,變得淩厲起來,說道:

“我是心疼你們死都不知道對手是什麼級彆,老公,動手!”

啪!

葉凡猛然一拍桌子。

十幾根筷子飛起,葉凡隨手一抓,隨之一擲,快速破風,如離弦的箭,呼嘯而去,速度之快,令人應接不暇。

而那些武者還冇反應過來,眉心皆被筷子洞穿,出現一個個小小的血窟,流出血液,整個人難以置信得表情。

葉凡的動作一氣嗬成,行雲流水,不過頃刻間!

在場冇有一個人能反應過來,甚至看不出他是怎麼出手的。

嘭嘭嘭……

一具具屍體倒下。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

本來以為這一男一女要遭殃,冇想到居然是隱藏的高手。

所有人驚呆了!

葉凡喊道:“服務員,買單!”

服務員一臉害怕的走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