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強,此人使用刀法,是哪個宗門的人?”

“有點像是洪門……”

“不是我們洪門的刀法,我宗門冇有叫葉塵的,此人絕非我們洪門之人。”

“我看像是天涯淵的刀法……”

“我天涯淵也冇有叫葉塵的弟子,這不是我們天涯淵的刀法……”

“……”

眾人爭論不休!

一位弟子來到前輩麵前,雙手抱拳,說道:

“前輩,剛剛他說他叫葉塵,我們前天在儋州城也遇到了一位名為葉塵的人,我看他的輪廓,跟那人極為相似。”

人仙境武者冷漠的問道:“葉塵?哪個宗門的人?”

“雲蒼宗!”

“雲蒼宗的諸位,你們有什麼話要說?”

風霜山莊的一位地仙境武者目光掃視雲蒼宗弟子,冷漠,有一股強勢的壓力震懾而下。

明天宗主之子黎文棟成婚,邀請各大宗門前來祝賀,雲蒼宗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雲蒼宗一位地仙境武者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那位並不是我雲蒼宗弟子,雖然我宗門弟子眾多,我並不可能認識全部,但能夠如此碾壓人仙境的高手,我都認識。”

一道壓下眾多人仙境和地仙境武者,此人絕對是超級強者,甚至是天仙境。

目前不少宗門的天仙境武者已經迴歸,經過南山宗被滅一戰,他們認為天仙境武者已經不足以滅掉北鬥宗。

之前的計劃暫且擱置,需要破凡境武者參與才行。

風霜山莊的地仙境武者盯著他,說道:“你的意思是我風霜山莊的弟子說謊了?”

那名弟子急忙說道:“我冇有說謊,當時還有很多人都看到了,葉塵隨意出手,殺掉了很多長甘宗弟子……”

目光急忙掃視四周,終於看到了當初也在場的人,指著那幾人說道:

“他們……他們當時也在場……”

這幾位並不是風霜山莊的人,被點名,站出來。

“那人確實自稱是雲蒼宗的,名為葉塵,還說長甘宗想要報仇,儘管去雲蒼宗找他,當時,他的身邊還有一名女子,名叫秦嵐。”

“冇錯,我可以作證!”

其他人也紛紛點頭。

這些人要繼續爭辯,一位中年男子出現,阻止了眾人。

“各位,關於這件事,無須爭論,你們幾個,跟我進來。”

來人是風霜山莊的莊主黎森泰。

莊主出麵,大家也得給麵子。

來到議事大廳,關上門,這裡還有各個宗門的不少人在呢。

“最近我們這些宗門要麼遭遇到洗劫、要麼遭遇到殺害,而且都是我們各個宗門之間的互相殘殺,還有不少醜聞暴露出來。”黎森泰看著在場的諸位。

在場的都是各大宗門派過來參與婚禮的高層,聚在一起自然也是要商討一下最近發生的事。

各個都有遭殃。

他作為莊主、也是東道主、更是明天婚禮新郎的爸爸,如果不能處理這件事,肯定會有人在婚禮上大打出手。

到時候婚禮還怎麼順利舉辦。

“經過我這麼天的調查,我發現很多命案現場,都留有明顯的痕跡,似乎是有意為之,怕是要引起我們之間的鬥爭,會做這件事的人,我認為是北鬥宗。”

“我們已經被北鬥宗算計,如果我們一直這樣互相懷疑,不團結,等待破凡境強者歸來,我們的計劃如何實施?”

當下就有人站起來反對!

“黎莊主,你說的話我不是很讚同,至少我看到了雲巢宗的弟子對我長甘宗弟子動手,親眼所見,難道還有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