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哼,難道你長甘宗弟子就冇有對我雲巢宗動手?你們甚至來到我雲巢宗大門吵鬨,以為我們雲巢宗就那麼好欺負?”

“參與吵鬨的又不止我長甘宗,再說了,是你們的人殺了我們的人在先,難道不應該去討回公道嗎?你怎麼不說天涯淵,他們要去了……”

“……”

一下子爭論不休。

七嘴八舌,像菜市場上場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爭論不休。

啪!

黎森泰猛然一拍桌子,爆發出一股磅礴的大勢,鎮住所有人,盯著諸人,說道:

“看看你們都是什麼樣?你們要麼是宗門長老,要麼是宗門護法,都是身居高位之人,吵吵鬨鬨,如此不信任對方,我們之間還有什麼團結可言。”

“這樣的場景,誰最希望看到?肯定是北鬥宗、萬朝城、寧舊澗,我們之間確實會有一些摩擦,但我們現在麵臨共同的敵人,需要暫時放下恩怨,一致對外,滅殺北鬥宗、萬朝城和寧舊澗。”

“明天是我兒大婚,你們誰若敢鬨事,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今晚藥田被盜之事,過了婚禮,我會親自調查。”

在自己的地盤,權威還是有的。

大家都安靜下來,但內心互相不服氣。

這也是葉凡想要的局麵。

他此刻已經跑出風霜山莊,並不著急回酒樓,而是在附近閒逛,尋找目標。

終於看到了一夥人。

經過詢問,得知他們是受邀,參與明天的婚禮。

“諸位,太好了,我還冇有邀請函,不如把你們的給我吧!”

這些人一臉詫異,同時又覺得好笑。

“大叔,你搞笑的吧?你一個世俗之人攔路,我不打你就算不錯了,還想管我們要邀請函,今天開心,不殺你,馬上滾開,否則殺了你。”

這些人露出凶狠的麵向。

葉凡看著說話之人,道:“你是他們的老大吧?”

“是,怎麼……啊……”

話音未落,整個人直接跪地,麵目猙獰,難以置信。

其他人也感受到了恐怖的壓力震懾下來,根本承受不住,要麼趴在地上,要麼跪在地上,拚命掙紮,卻根本站不起來。

死亡的氣息不斷瀰漫,恐懼直入靈魂深處。

“前輩……我錯了……我們錯了……”

雙手奉上請柬。

葉凡拿過請柬,說道:“你們就不用去了,我帶你們去就行,趕緊回去吧,明天在現場看到你們,你們會死的。”

“是,是,我們這就回去。”

葉凡收斂氣勢,這些人連滾帶爬的離開。

葉凡回到酒樓。

秦傾城已經沉睡。

葉凡簡單洗漱,躲進被窩,抱著她柔軟的身體,漸漸進入夢鄉。

次日!

兩人起床。

“你拿到請柬了?”秦傾城看到桌子上的請柬。

“嗯,拿到了。”葉凡也起來,說道:“洗個臉,準備去參加婚禮吧。”

兩人洗漱一番,走出酒樓。

看到很多人也是這個時候過去參加婚禮。

能夠在前幾天就住進風霜山莊的人是大宗門,一些小宗門的人能夠參與九下宗的婚禮已經很榮幸了,住進風霜山莊,那是一種奢望。

兩人隨大流過去。

基本上大家都是很開心的,他們是小宗門,能夠收到邀請,那是一種榮耀,過去的人數也不能過多,基本都是三五人居多。

“道友……咦,你不是武者?難道你也收到邀請函了?”

一位老者看到葉凡和秦傾城在旁邊,順口問道。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我們也是想要成為武者,好不容易買到的邀請函,想去見識一下,不介意跟你們一起進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