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池小天沉吟一會兒,目光打量了葉凡一會兒,說道:

“我這麼跟你說吧,今天這場婚禮絕對不能善終,肯定會有人搗亂,而且來人也會是北鬥宗之人,我隻能告訴你這麼多,至於你信與不信,自己選擇。”

顧隆微微一怔。

要知道九下宗在他們這些小宗門心中可是至高無上的,搗亂更是萬萬不可的。

池小天的目光看向賀禮的方向,已經有人在清點賀禮,進行記錄。

按照葉凡的性格,定會會送上賀禮,而且絕對不會尋常,那邊應該馬上就發現了。

果不其然!

清點賀禮的人表情不對,馬上尋找高層進行彙報。

“什麼?葉塵的賀禮?”七長老蘇智鑫驚愕的看著彙報之人,馬上前往賀禮的方向。

看到一個小小的禮盒上寫著:葉塵奉上!

蘇智鑫稍微掂量了一下禮盒,還挺沉,打開,咬牙切齒:“墓碑!”

冇錯!

葉凡的賀禮就是一塊墓碑,上麵寫著字:風霜山莊之墓。

目光掃視前方人群,人太多了,密密麻麻,根本不可能每一個人都看到,而且他也不認識。

馬上說道:“去把吳瓊義找來。”

“是!”

吳瓊義是之前認出葉塵的人,讓他再次指認出來。

他又說道:“你去把莊主找來。”

“是!”

冇多久,莊主來了。

看到墓碑,憤怒不已。

強行壓製心中怒火,目光掃視。

吳瓊義也來了。

“當初你們有多少人見過那位葉塵的樣子,在人群中尋找,不要聲張。”莊主黎森泰眼眸中出現了厲色,道:

“既然來了,那就彆想走了。”

目光看向七長老,說道:“七長老,馬上聯絡術法者,隨時啟動陣法,安排所有弟子守住各個出口,每一個要出去的人都要經過檢查,我會宣佈擺宴三天,我就不信,三天時間還找不出來。”

蘇智鑫說道:“莊主,每一個人都要檢查,會不會引起騷動?”

“你找個藉口就行了。”

“是!”

莊主黎森泰看向旁邊的弟子,說道:

“把這些賀禮全部放在裡麵的庫房,婚禮結束後再處理,你們也去各個出口鎮守,一旦發現,不要輕舉妄動,他很強。”

“是!”

很快,賀禮被送進裡麵的庫房。

而站在人群中的葉凡和池小天都看到了,兩人對視一眼,彷彿心有靈犀,嘴角同時上揚,心中已經有了篤定。

葉凡看向顧隆,說道:“顧宗主,我覺得你可以考慮一下池樓主的建議,我和池樓主去那邊一下。”

“好。慢走!”

兩人離開,秦傾城跟上。

穿梭在人群中,似乎發現了不對勁。

“你送的賀禮被髮現了,你送的什麼?”池小天的目光掃視四周,跟葉凡說話,卻不看向對方,彷彿不認識,繼續說道:

“不少風霜山莊的弟子在巡邏,似乎在找人,如果我猜得不錯,應該是在找你。”

葉凡說道:“我送了一塊墓碑,是送給風霜山莊的。”

池小天苦笑,說道:“果然是你的風格,我要那些賀禮,我的望海樓需要,你幫我拿,而且要讓人發現是你拿的。”

“……好吧,壞人我來做,你的情報機構儘快滲透進入六上宗和三仙門。”

婚禮事宜正在進行得如火如荼,敬茶、拜堂、做各種風俗。

葉凡幾人無心觀看,正在密謀大事。

“分!”

葉凡和池小天分開,帶著秦傾城,躲避巡邏之人,潛入裡麵。

“葉凡,我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秦傾城突然拉住葉凡,看向人群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