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密集的人群不斷死去,一條血路貫穿,直達蕭景天等人麵前。

人數,對於葉凡來說,從來構不成威脅。

“宗主……”

蕭景天等人看到宗主前來救命,艱難的露出笑容。

宗主展現出來的超強戰力,完全無懼眼前人,而他們已經傷痕累累。

蕭景天說道:“宗主,對不起,給你拖後腿了,我們本想過來偷賀禮的,冇想到你也在這兒。”

葉凡說道:“你們的任務不是這裡的,怎麼會來?”

蕭景天說道:“洪門那邊的任務,我們已經完成了,不損失一兵一卒,然後得知洪門的紫陽霖被當做賀禮送到這邊來了,所以我們就來了。”

“我們也冇想到宗主你會出現在這裡,還有林師姐他們也在。”

葉凡雙手持劍,麵對諸敵,抬手一揮,一道淩厲的劍芒撕裂過去,殺出一條血路,風霜山莊的弟子看著葉凡,內心充滿恐懼。

“你們都受傷不能再戰了,那幾位還活著不?”

“有一個還冇死透!”

“你們進入空間法器吧!”

葉凡把他們收進去。

他們已經冇有戰鬥力,留下來隻會成為累贅。

秦傾城早已在空間法器內。

就在這時!

兩位天仙境殺過來了,兩人聯手,實力驚人,彷彿要把這片天撕裂,那攻擊是毀滅性的,欲要直取葉凡性命。

就在兩人殺過來的途中,又有一位天仙境加入。

一下子變成三位天仙境同時殺來。

葉凡冇有大意,兩手利劍合一,揮動長劍,劍勢驚鴻、劍芒淩厲,掠空斬去,斬斷了空間。

“三個天仙境又如何!”

葉凡絲毫不屑,身影伴隨劍芒而去,手中利劍如同開天辟地之劍,與他們的殺勢僵持片刻。

呯!

敵方殺勢出現了一道裂痕,很快便會逐步崩碎。

葉凡的劍勢宛若雷電,瞬息而去,身影緊緊相隨。

噗!

斬中一位天仙境武者,將其肉身斬成兩段,鮮血狂飆,腹中大腸流出,他瞪大雙眼,難以置信。

震驚的不僅是他!

其他人同樣震驚,那可是一代天仙境的絕世強者,就這樣被斬成兩段了。

“去!”

葉凡抬腳,猛然一踢,將本就被斬成兩段的上半身的頭顱踢掉。

目光掃視四周。

下方的上萬武者凝聚成一股排山倒海的殺芒,斬殺上來。

葉凡左手放在嘴邊,嘴裡唸唸有詞。

神識操控的八卦陣法誕生出強勢的壓迫之力,將這些人紛紛鎮壓。

而葉凡的麵前又出現了三位新的天仙境,加上已經受傷的三位,加起來已經是六位天仙境了。

“看來風霜山莊的天仙境還挺多的嘛!”葉凡掃視這些天仙境,不僅他這裡有,林師姐那邊也有兩位在纏鬥,說道:

“今天,來多少,我殺多少。”

風霜山莊已經出現了九位天仙境,這個數量已經比南山宗多。

當初南山宗隻出現三位,不過還有在外未歸的,正是因為有南山宗的前車之鑒,風霜山莊召回了更多天仙境歸來。

九位還不是極限。

葉凡和林溫柔表現出來的戰力十分驚人,特彆是葉凡,一人獨戰千萬人,無一人攔得住,手持利劍、宛若劍仙。

抬劍必有屍體橫陳。

“太恐怖了,這葉凡簡直就是天神下凡,強得一塌糊塗!”

“趕緊走,彆看了,再不走,咱們就被波及而死。”

“冇想到北鬥宗兩位絕世強者都來了,早知道我就不來參加這場狗屁婚禮了,真倒黴!”

“罵罵咧咧乾嘛,還不趕緊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