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無數人紛紛撤離風霜山莊,彆說是九下宗之下的那些小宗門,就連九下宗的人也紛紛撤出。

原本長甘宗的人還想參戰,幫助風霜山莊一戰。

但看到葉凡抬手鎮殺天仙,他們慌了,再也冇有參戰的想法。

再不走就得死!

其他九下宗前來參加婚禮的人,最強也就是人仙,而且人仙境武者隻會有一個,人仙境在葉凡麵前已經不夠看。

“長甘宗弟子,趕緊撤,不想死就走!”

“天涯淵的人,你們愣著乾嘛,護宗大陣對於葉凡來說構不成威脅,他佈陣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彷彿頃刻間便可完成,已經徹底抵消護宗大陣的壓力,冇有破凡境,滅不掉北鬥宗,撤!”

“今日,風霜山莊,就算不滅,也會一片狼藉了。”

“……”

無數人瘋狂逃離。

不想被波及,隻能逃竄而出。

人群中還有神龍組的人。

神龍組代表有傅河、程湘芸、以及青龍三人,他們受邀而來參加婚禮,不曾想,北鬥宗的人喬裝進來鬨事。

看到葉凡在其中,一下子就來了興趣。

不過他們也是隨大流,退向遠方,在遠方觀戰即可。

“這葉凡做事太瘋狂了,完全不按套路來,居然跑到人家宗門來大鬨婚禮現場,簡直膽大包天。”傅河有些無語。

青龍仔細觀察戰場中的葉凡和林溫柔,說道:

“傅河,我覺得葉凡是故意為之,並不是暴露身份。”

“我當然知道!”傅河冷哼一聲,說道:

“他盜取了賀禮,本不應該被髮現的,但他發瘋,一劍殺來,就是要鬨……湘芸,你先彆說話,我知道你要說什麼,葉凡這麼做,肯定有他的理由,但他不應該現在泄露自己的戰力,破凡境即將歸來,他提前泄露實力,這對他很不利。”

程湘芸想為葉凡爭辯一下,但被喝止。

她跟葉凡相處很長時間,知道葉凡不是如此無腦之人,這麼做肯定是有原因的。

“傅河,你看那個人,是不是很眼熟?”

程湘芸指著快速撤離的人群中的一個人。

傅河看過去,說道:

“池小天,望海樓樓主,此人最近在武道世界也算是個風雲人物,一個望海樓表麵是拍賣場、鬥獸場、決鬥場、更有酒樓、茶樓,實則是情報組織,聽聞最近情報搞得風生水起,根據我們神龍組的調查,目前北鬥宗散佈的很多情報都是從他這邊買到的。”

傅河突然眼前一亮,想到了什麼,道:

“我知道了,望海樓和北鬥宗之間的關係,我就說最近到處都是各宗猜疑,修煉資源被洗劫,敢情是北鬥宗搞的鬼,跟望海樓有交易,池小天來這裡,肯定也是另有所圖……”

程湘芸直接打斷他的猜測,說道:“池小天和葉凡在世俗就認識,在港島,兩人是兄弟,他之所以來到武道世界,也是被葉凡邀請過來的,望海樓應該是葉凡讓池小天搞的,所以不存在交易。”

“……”傅河有些難以置信,看了她一眼,說道:“這麼重要的情報,你怎麼從未說過。”

程湘芸說道:“我以為你知道了。”

“……”

大多數無關人員遠離戰場。

風霜山莊的建築已經支離破碎、到處都是坑坑窪窪、山峰夭折、坍塌、到處都是屍體橫陳,血流成河……空氣中瀰漫著濃鬱的血腥味。

殺意震天!

轟隆隆!

一聲巨響,地上出現了巨坑。

林溫柔一拳砸出來的,巨坑之下,還有一位天仙境強者躺著,苦不堪言,渾身是血,臉色蒼白,充滿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