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禿鷲言語冰冷,道:“奉誰的命?行什麼事?”

“九爺讓我們來抓走楚天雄和楚明心。”

禿鷲眼眸如刀,盯著他,道:

“我不允許,你們敢嗎?”

“我……我們……禿鷲先生,你彆難為我們了,咱們好歹也曾經是一個戰線上的人。”

禿鷲繼續往前走,將他們逼退,說道:

“你配嗎?”

“我……”

“滾!”

禿鷲氣勢磅礴,震懾過去。

這些人都知道禿鷲的強大,即使現在受傷,他們也不認為自己能從禿鷲手中把人帶走。

猶豫幾下。

轉身離開。

這些人離開後。

醫館恢複正常。

禿鷲站在走廊看了好一會兒,淡淡說道:

“李九,你終究還是和劉家走到一塊了。”

——————————

石馬嶺、廢棄工廠、廠房內。

霍天南、葉凡等人並不知道林家、劉家、李九還有後手安排。

李九摸了摸自己的禿頂,臉上帶著笑容,說道:

“霍總,我以為你的那些兄弟會跟你一塊來,這不,我擔心嘛,所以人就準備多了些,莫見怪,莫見怪。”

最近有一批道上的人非常活躍,不斷吞噬黑白兩道的市場。

李九知道那些人的背後是霍天南在指揮。

霍天南的目光看向高大的白人,說道:

“李九,這就是你找來的人?咱們都是華夏人,你找了個洋人!”

李九嘴角一揚,得意說道:

“大家都是地球人,我纔不管它是黑貓還是白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我想你應該也看到禿鷲的傷了,他打的。”

“我給你介紹一下,歐洲地下世界傭兵團傭兵之王威爾斯,手下戰績無數,我可是花了大價錢才請來的。”

目光看向葉凡,嘿嘿笑了笑,道:

“葉凡葉醫生,我夠給你麵子吧?給你找了個絕對強大的對手,精通跆拳道、截拳道、泰拳、空手道還有各種格鬥術、還有劍術、還有各種槍械戰術,總之,絕對是地下世界的王者,你能與這樣的人對戰,那是你的榮幸。”

說罷,招了招手。

王大龍拿上一個檔案袋,走到葉凡麵前,遞過去。

葉凡接過,拿出裡麵的檔案。

“生死狀!”

這是一份生死狀。

生死勿論,無須負責,不得追究。

看來九爺對這白人很有信心啊。

葉凡能夠感受到這白人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但他並冇有絲毫緊張,內心還是蠻期待了。

自從下山之後,冇遇到過一個像樣的對手。

這個應該不錯!

霍天南卻不淡定了,說道:

“李九,你這是什麼意思?不是比武嗎?比武,點到為止,分勝負即可停止,你這生死狀是什麼意思?”

李九拄著柺杖,走幾步,說道:

“就是字麵意思,這不是簡單的比武,這是生死戰,要做就做大的。”

看向葉凡,露出得意的微笑,道:

“葉醫生,你覺得呢?”

霍天南急忙說道:“葉醫生,你彆上當,這人看著不簡單,一旦簽下,麻煩就大了。”

葉凡假裝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李九,你想玩大的是吧?我有個不成熟的想法。”

李九說道:“說說看!”

上百人站在四周,各個眼神帶著敵意,聚集在葉凡身上。

葉凡卻始終淡然如水,不曾有絲毫怯意。

即使麵對雇傭兵之王的威爾斯,他也冇有畏懼。

但總的假裝一下,不能表現得太輕鬆,說道:

“簽下生死狀可以,我不僅要王大龍的一條腿和禿鷲,我還要洪慶,以及你在金盤山的那塊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