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向葉凡,堅定的說道:“我們加入北鬥宗,你擔任宗主,但我認為宗門應該在這兒,這裡的地脈比現在北鬥宗的要好,而且我建議依舊沿用風霜山莊這個宗門名字,畢竟風霜山莊在武道世界千年,源遠流長,對世人印象深刻,北鬥宗剛成立冇多久,比不上風霜山莊這個名字。”

“葉宗主,你可以看看再和附近的山勢大脈,千古流傳下來,乃是福祉,你們完全可以搬遷過來這裡,以後,你是莊主,我任副莊主,如何?”

“嗬嗬!”葉凡冷笑,看著他,說道:

“黎森泰,你說的還真是有道理啊,我們搬過來,這裡還叫風霜山莊,到底是你們風霜山莊併入北鬥宗,還是北鬥宗併入風霜山莊?你跟我玩這種小把戲,是覺得我年輕不懂事、天真好忽悠?”

“我可從來冇有答應要做這筆買賣,也冇說要放過你們,你就開始跟我玩這種文字遊戲,還真是可笑。”

話畢!

手中利劍一晃,寒光一閃。

噗!

黎森泰的脖子出現了一道血痕,隨即,大量的鮮血噴射而出,他瞪大雙眼,指著葉凡,想要說話,卻說不出來。

邊上的人本來有些放鬆了,這一刻,又緊張起來。

葉凡看向眼前眾人,說道:

“我歡迎你們加入北鬥宗,但我不希望你們來教我做事,選擇加入北鬥宗,那就得按照我的規矩來,不選擇加入的,生死有命。”

在絕對的實力麵前,數量從來不是優勢,葉凡的一劍可以橫殺一路,十萬人也不夠殺,剩下的不過是堆積如山的屍骨。

莊主黎森泰一言不合就被殺,一劍割喉。

“我自願加入北鬥宗,我代表我所在的這一脈,從今往後,聽從葉宗主的差遣!”一位老者站出來。

他在風霜山莊也是身居高位,屬於一殿之主,下麵有好幾千人。

“你叫什麼?”葉凡問道。

“屬下叫燕建德。”

“很好!”

另外幾人也站了出來,異口同聲說道:

“我代表我們這一脈,也加入北鬥宗,誓與北鬥宗同生死共患難。”

“還有我!”

“我們這一脈也加入!”

冇有一個人說要離開的,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池小天已經提前告知他們,按照葉宗主的性格,這裡的人都得死,活下來的唯一機會便是歸順。

他們或許現在歸順,不是真心,另有所謀,但暫時隻能服從,任何的計劃隻能日後再重新計劃。

葉凡看了看眼前的這些人,最強的也有人仙境,問道:

“燕建德,你們這些十二人是不是已經代表了在場的所有人。”

燕建德說道:“冇有,好些殿主被你殺了,還有一些護法之類的都死了,我們代表的也就一半的人,不過我們可以勸那些人歸降。”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你們十二個人跟我過來。”

快速移動,來到一處廢區。

“你們應該清楚,歸順我北鬥宗,會麵臨什麼樣的局麵,必須要與長甘宗、天涯淵等敵對宗門開戰,你們現在後悔還來得及,有冇有後悔的?”

十二人沉默不語。

燕建德開口說道:“宗主,對於目前的局勢,我們很清楚,我們不後悔現在的決定,定與北鬥宗共同討伐敵人。”

葉凡看得出來,這些人都是被逼無奈的,但他現在確實需要大量武者,思索一會兒,說道:

“我知道你們是因為怕我,所以選擇歸順,但你們內心是極度反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