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甘宗宗主莊睿,以及各大護法、長老都在、雲蒼宗高層、雲巢宗高層、洪門高層、嘉景宗高層、風霜山莊高層。

該來的都來了,冇出現在這裡的,自然另有安排。

巨大的議事廳,坐滿了人,留下五個空位,那是北鬥宗的位置。

能在這裡落座的,最弱的是長甘宗宗主莊睿,地仙境中期,需要他主持會議,其餘的要麼是人仙境,要麼是天仙境。

大家對於今天的計劃早已瞭然於胸,就等北鬥宗的人來。

一位武者看了看門口的方向,說道:

“北鬥宗真敢來嗎?我不認為葉凡有這個膽量。”

另一位武者說道:“不來也可以理解,畢竟他也怕咱們這麼多人設局等他,不過據我瞭解,這葉凡做事從不按套路出牌,也是個囂張的主,加上,他在風霜山莊連斬四位天仙境,一人獨戰六位天仙境,應該是會來的。”

“哼,我承認他很強,但彆忘了,我們這兒有多少天仙。”一位老婦冷哼一聲,充滿不屑,說道:

“還有南山宗的天仙冇有出現,東瀛國天仙也冇出現,更有破凡境的前輩也冇有出現,所有天仙出來,嚇死他,三位破凡境的前輩出來,他戰心要崩潰。”

他們信心滿滿,一旦所有天仙現身,那就是五十多位,何等盛況,不是一個葉凡能招架得住的。

更有三位破凡境的絕世強者,碾殺一個葉凡,他們有絕對的信心。

一位人仙境武者,看向老婦,說道:

“劉婭前輩,東瀛國真有破凡境來?”

老婦劉婭堅定的說道:“雖然還未到,但已經得到肯定回覆,這位破凡境是為上古遺址而來的,這次被東瀛國武者請來幫忙,在他看來,滅殺葉凡不過是順手的事,也就答應了。”

這話一出,大家更有信心。

長甘宗的一位天仙境看向宗主莊睿,說道:

“莊睿,宗門這邊的佈局怎麼樣了?給各位前輩彙報一下。”

莊睿抱拳,目光掃視眼前的諸人,說道:

“諸位前輩,目前我們長甘宗已經佈下了天羅地網,啟動了那個禁忌陣法,召集了各個宗門最強的術法者前來控陣,另外,我們還有護宗大陣、還有諸多封印,這還是可以壓製葉凡的。”

“另外還有在座的諸位前輩,說實話,我從未見過如此多的天仙境錢給彙聚於此,這是一股絕對震撼人心的恐怖戰力,彆說是葉凡,就算是加上林溫柔,也不是諸位的對手,說不定根本就不用那三位破凡境的前輩出手。”

“除了宗門的這些佈局,我們各大宗門也都集結了大量的弟子,準備今日一舉拿下北鬥宗、萬朝城、以及寧舊澗,根據我們的訊息,這兩個九下宗出動了大量弟子前往北鬥宗,他們是猜到我們會攻打北鬥宗,但他們猜不到我們也會打他們的宗門。”

“更令我意外的是,寧舊澗幾乎是傾巢而出,宗門之內幾乎無人,輕輕鬆鬆便可拿下……“

莊睿越說越興奮,這次的佈局是隱秘的,也是完美的,定能拿下這三個宗門。

殊不知坐在這裡也有叛徒。

風霜山莊的人早已叛變,將計劃全部告知北鬥宗,而望海樓也得知了這些訊息,告知北鬥宗。

葉凡等人早已知曉。

這些人聽著就興奮,之前北鬥宗、萬朝城、寧舊澗出儘風頭,他們隻能忍氣吞聲,現在要報複,要把失去的榮譽拿回來。

待莊睿說完。

長甘宗一位天仙境武者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