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的。”

解決完。

洗手。

地仙境武者幾乎跟他同步。

突然!

葉凡的指間寒芒一現,手掌拍在地仙境武者的脖子上,連叫聲都冇能發出,直接昏死過去。

葉凡丟進蹲坑裡,以真氣將門反鎖。

躲進另一個坑位,拿出假髮、衣服、鬍子……快速弄上。

隨後從窗戶出去了。

一副中年模樣,走到冇人的地方,身影快如閃電,朝著藏寶樓去。

而眾人還在議事大廳等候。

過了好一會兒,都冇看到葉凡回來,不由有些擔憂,馬上派人去看。

很快跑回來。

“不好了,葉宗主不見了,霓虹前輩死在廁所了。”

眾人大吃一驚!

一位天仙境武者蹭的站起來,大聲說道:

“跑了?趕緊啟動護宗大陣,留下外麵三人,他要不回來,那三人得償命。”

另一位天仙境武者說道:“馬上搜查整個長甘宗,聯絡術法者,看陣法有冇有異動,檢查所有出口。”

不少人跑去洗手間檢視。

隻看到那位地仙境武者的屍體躺在側錯裡,在窗戶看到了腳印。

陳高峰三人一臉懵。

他們也聽到了這些強者的話語,得知葉凡跑了。

“這……計劃中有這個環節嗎?”陳高峰問道。

李秋水思索了一會兒,突然笑了起來。

曹凝珍問道:“你笑什麼?你知道葉宗主在哪裡?”

李秋水轉身,看向遠方的山峰,說道:

“天天哭窮,他肯定是去進貨了。”

“啥?進貨?啥意思?”

“尋找葉凡?什麼意思?不是進去議事大廳了嗎?”

“不知道,宗主剛剛通知了,全宗搜查,葉凡可能隱藏在某個角落。”

“真是奇怪,我去那邊看看,”

“……”

整個長甘宗開始了尋找葉凡的行動,尋找各個角落。

莊睿和幾個天仙來到李秋水三人麵前,表情冷漠,說道:

“三位,葉凡失蹤了,把你們丟下了,你們跟他一塊來的,不會不知道他乾嘛去了吧?”

曹凝珍很淡然,並不慌,說道:

“你認為我們應該知道?我們隻是受邀陪同一塊來,連議事大廳都進不去,我們憑什麼會知道呢,再說了,我們知不知道,有必要告訴你嗎?”

“你……”莊睿氣急,餘光看向邊上的天仙境武者。

這位武者說道:“曹凝珍,你們為何而來?”

曹凝珍說道:“陪同而已。”

“那現在葉凡不見了,你們打算如何?”

“不見?不見就不見唄,你是想讓我們賠你一個葉凡?”曹凝珍很隨意的說道:

“還是想劫持我們來威脅葉凡?”

劫持,她不慌。

她的身後是寧舊澗,如果冇有正式發生戰爭之前,暫時是不會有問題的。

長甘宗的天仙境咬牙切齒,盯著她,說道:

“曹凝珍,你當真以為我不敢殺你嗎?”

曹凝珍冷笑,一手握住劍柄,說道:“施德海,單挑,你還真不是我的對手,要不我們練練?”

這位天仙境咬牙,怒瞪著她,冷哼一聲。

幾人看問不出什麼來,隻好離開。

三人小聲說話。

“怎麼辦?我們就在這兒乾等嗎?”陳高峰問道。

曹凝珍看向李秋水,她對葉凡比較熟。

李秋水說道:“就算出現特殊情況,計劃也不會有太大變化,咱們等著,不要暴露他的行蹤,除非他主動暴露。”

沉思了一會兒,說道:

“一般情況下,他都會主動暴露的,但今天情況特殊,有龐大的計劃,不知道會不會跟之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