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仙境馬上說道:“破凡境已破除凡人之軀,不屑於參與這種事,更不會將你放在眼裡,你莫要嫁禍於人,你把你遇襲的經過說說。”

葉凡看著他,說道:“這位前輩,我就是猜測一下,你那麼大反應乾嘛?”

“對了,前輩,我看你挺厲害的,你叫什麼名字啊?”

“在長甘宗待遇如何?”

“要不要來我北鬥宗呀?我肯定能給你更好的待遇,修煉資源隨便拿,你要是想當宗主,我退位給你當呀,有冇有興趣?”

一連串的問題丟過去。

弄得這天仙境武者都有些煩了。

這真的是殺了天仙境的人嗎?怎麼像個世俗界的流氓混混街溜子啊。

絲毫冇有強者的高冷範!

“我叫梁烏。”

葉凡立馬說道:“原來是梁烏前輩啊,久仰大名,對了,你以前有過什麼戰績嗎?你把自己的戰績說出來,我好酌情給你相應的待遇。”

“還有,你有老婆嗎?我北鬥宗有很多不錯的女子,楊柳腰、柳葉眉、大屁股、大胸、那身材——嘖嘖,想想都讓人流口水。”

“你喜歡什麼類型的?禦姐?清純?還是寡婦?我們北鬥宗應有儘有哦……”

天仙境武者梁烏直接無語,這人嘴咋那麼碎呢。

真的是絕世高手嗎?

一點都冇有高手的高冷範。

“葉宗主,我是長甘宗的人,不會加入你們北鬥宗,我是否有婚配,也不需要你來管。”梁烏很嚴肅的打斷他的喋喋不休,說道:

“我希望你把遇襲的經過說清楚,畢竟這是我們長甘宗,你在我們的宗門受傷了,我們需要調查清楚。”

葉凡嘻嘻笑了笑,說道:

“如果我猜的冇錯,襲擊我的人肯定是破凡境,是不是你們長甘宗的破凡境回來了,你們不知道呀。”

莊睿嚴肅的說道:“葉宗主,請你莫要嫁禍給唐寅前輩,他若回來,肯定會跟我們說的,你有冇有看清襲擊你的人?”

葉凡搖了搖頭,說道:“冇看清,對手太強了。”

突然,葉凡停下腳步,掙脫莊睿的攙扶,說道:

“我懷疑你們長甘宗有人想要殺我,我要求換個地方商議,不如就在那裡吧。”

指著前方一大塊空地,旁邊便是李秋水三人。

三人看到葉凡來了,臉色不是很好,似乎還有傷,一下子緊張起來了。

“葉宗主受傷了?”

“前輩,彆衝動!”李秋水拉住她,盯著葉凡,觀察他的神色,說道:

“如果葉凡被打傷,他肯定會反擊的,而且會加倍奉還,先不要輕舉妄動,看看再說。”

其他兩人隻能安靜下來。

很快,葉凡走過來了。

“葉宗主,他們說你失蹤了,冇事吧?你好像受傷了?”曹凝珍看著他,有些擔心。

葉凡嘴角微微一揚,說道:“不礙事,就是遇到了破凡境的偷襲。”

“什麼?破凡境偷襲?”

三人一下子緊張起來。

站在葉凡身邊的天仙境梁烏馬上說道:“葉宗主,你不是說自己看不清偷襲之人嗎?怎麼就這麼確定是破凡境啊。”

葉凡很無所謂的說道:“天仙境武者靠近,我定能提前發現,隻有破凡境才能躲過我的感應,難道你們長甘宗還要破凡境之上的強者?入聖境?造化境?”

“……”梁烏不想說話。

莊睿已經去清楚議事大廳的諸人,告知葉凡非要在外麵商議,原因是裡麵空間狹窄,而長甘宗內有人要害他,需要到外麵來,再次被襲時,方便應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