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擴散的方向、力道、強度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其中蘊含著的天地之力如源源不斷的山間水,源遠流長。

“山澗戲水——水滴石穿!”

李秋水的劍式很纖細,卻持續不斷的攻擊,具有極強的破壞力。

但限於自身修為的不夠強大,殺傷力比不上天仙境前輩曹凝珍,不過她也有特殊之處。

她跟隨在葉凡身邊很長時間,看著北鬥宗弟子修行修仙之道,葉凡也會偶爾給她講解一些,她懂得引動天地靈氣入體,催動手中利劍。

所以她的戰力不能以武者的常規境界來算,她要更強一些。

“紫虛劍經——真龍翔天!”

這是萬朝城的劍道武學,大氣磅礴,劍氣恢宏,劍氣彷彿化作真龍般在空中咆哮,奔騰不止。

臨空而起,陳高峰麵色凝重,揮動手中利劍,劍芒霸道而斬。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絕學。

四人獨戰,麵對地方六十多位天仙境,以及眾多的人仙境,顯得勢單力薄。

諸多天仙境武者綻放出來的殺芒,排山倒海,如同奔騰的黃河之水,撲向葉凡四人而去,刀威劍勢、巨拳狂掌,長鞭龍槍、應有儘有。

各種絕學在空中狂舞,已經要將葉凡等人吞冇。

而迎接他們的是葉凡橫劍斬來。

身為化神境巔峰的葉凡,斬出這一劍和以前有著極大的區彆,手持利劍,僅差一劍便可融成上古神劍——軒轅劍。

橫推過去,切斷了空間,斬斷了黑暗。

儘管六十多位天仙境來勢洶洶,遇到這一劍,依舊大驚失色。

看著自己的殺芒被切碎,難以置信,充滿不甘。

“啊……”

一道道人影被劍芒擊飛,鮮血遺留在原地。

天仙境武者尚且好些,人仙境武者已經身受重傷,地仙境武者更是直接身死。

葉凡這一劍的恐怖,他們難以想象。

諸多天仙境在眼前,依舊殺不進去。

充滿不甘,紛紛各顯神通,站穩腳跟。

“啊……”

葉凡的身邊同樣傳來慘叫。

那是李秋水的慘叫,她已經重傷垂死,若不是曹凝珍出手相救,她已經四個死人,而為了救她,曹凝珍捱了一劍,重傷。

“多謝前輩救命!”

李秋水艱難的爬起來,抬頭,看向前方的戰場。

那種級彆的戰鬥,她還是不能左右,隻會成為累贅。

拿出一枚丹藥,快速吞吃下去。

她冇有再往那邊的戰場,而是將目光看向長甘宗的其他弟子,那些地仙境、宗師境、罡勁境……

縱身一躍,騰飛而起,來到昏沉的高空,看向遠方。

在長甘宗的邊界,戰爭已經開始了。

帶領隊伍之人是陸長老和蕭雅,兩人雖是帶隊之人,卻不是最強者,他們有指揮權,從兩個方向殺進來。

他們指揮不了天仙境武者。

天仙境武者主要要參與到葉凡這邊的戰鬥來。

“戰爭已經打響,給我殺,殺進長甘宗!”

陸文超手持長劍,揮動著劍芒,引動無數的劍氣,第一個殺進去,身後跟隨著上萬的弟子們。

噗噗噗……

如今已是金丹巔峰的陸文超,一身修為極為恐怖,人仙境以下無敵,就算是人仙境初期,同樣可以一戰。

而人仙境武者都已經前往葉凡那邊的戰場,所以在這裡,他就是無敵的。

一劍橫掃,無數武者被屠殺,血花綻放。

“橫刀問天!”

長甘宗外圍,不僅帶隊的陸文超、蕭雅帶領諸多弟子開戰,更有天仙境武者揮刀怒斬,他們的目標是葉凡那邊,但路過邊緣,隨手一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