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哈哈……”老婦戴荷笑了,笑得很肆意,說道:

“宗門有我澗主一人足矣,誰人敢去,必定有去無回,血流成河。”

其他人不知道澗主的恐怖,她可是知道的,那纔是真正的強者,什麼破凡境,在澗主麵前不過是螻蟻,更彆提天仙境了,不堪一擊。

澗主一人足矣擋千軍萬馬!

於承澤說道:“我聽聞你們澗主是破凡境,她是很強,如果麵對十幾萬人,就算是破凡境也不能顧及所有吧。”

就在這時!

邊上傳來慘叫,接連好幾聲。

餘光看過去。

寧舊澗的兩位天仙境被打成重傷,砸在下方的山峰之上,將山腰都打斷了,被流沙泥土埋在地下。

又有一聲慘叫。

是南山宗的天仙境武者,被葉凡一劍斬斷一條手臂,劍芒擊飛向遠方,砸向那邊原本就已經坍塌的建築廢區。

她不想廢話了。

身影在原地消失,穿梭在人群中,隻留下一道道殘影,速度極快,根本無法捕捉。

嘭!

龍頭拐猛然砸下,打在於承澤的肩膀上,哢擦聲響,傳來肩膀骨頭斷裂的聲音,整個人快速墜落。

重重的砸在地麵上,砸出一個大坑。

老婦戴荷想要追擊,卻被人攔截了,她也冇有言語,龍頭拐一揮,一條巨龍飛出,發出咆哮,巨浪掀起。

而砸在地上的於承澤爬起來,擦掉嘴角的血跡,看了一眼左邊肩膀,骨頭已斷,手臂已廢,怒火中燒。

右手持劍,隨之一揮,淩厲的劍芒橫掃前方。

一片慘叫傳來,那是來自北鬥宗、寧舊澗和萬朝城的弟子,身軀被切割,血液飛濺,不過在他的抬手一揮間。

這便是天仙之威!

不過他並冇有第二次揮劍,看向天空之上的戴荷,已經被五個天仙境圍攻,縱身一躍,加入戰鬥。

報仇,刻不容緩!

突然,一股暗藏的危機出現在身後,驟然停在空中,轉身,卻已經來不及了。

噗!

“什麼?你……”

於承澤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的年輕人,說道:

“葉凡,你剛剛明明在那邊……怎麼這麼快!”

葉凡嘴角微微一揚,劃動已經刺入他身軀的長劍,切出一道大大的血口,說道:

“你想不到的事情更多!”

剛剛爬起來的於承澤再次砸向地麵,傷勢再次加重。

葉凡乘勝追擊,卻被二十多位天仙境武者攔截。

葉凡一直麵對的是二十多位天仙境武者的聯手,他知道一下子難以解決二十多位,頂多將其致傷,不易殺死。

所幸先脫離圍攻,尋找落單的天仙境,能解決一個是一個,目前已經解決了五個,還有很多,需要尋找更多的機會。

“葉宗主,你的對手是我們!”

“葉宗主,你的對手是我們!”

二十多位天仙境武者快速奔來,揮動手中兵刃,形成洶湧大勢,宛若奔湧的洪流,更像是要摧毀這片昏沉天空的利刃。

一把巨大的黑色巨刀從天空之上的黑雲斬落,隱約間蘊含恐怖的雷電。

葉凡一臉平靜,手中利劍爆發出極強的劍氣,不斷撕裂周圍的空間,劍芒縱橫萬裡之遠,淩厲的尖銳瞬息萬裡。

嗖!

整個人躍起,騰飛,直入天空之上的黑雲,巧妙的躲開黑色的巨刀,躲進黑雲之上。

感受到了黑雲中的滾滾雷電之力的閃爍,不斷澆灌在體內。

“萬物皆往吾!”

引動大道之力,吸收雷電之力,化作戰劍之芒。

嗡!

黑雲之上,葉凡之上,一把巨大的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