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威爾斯還是不服,再次迸發出強大的氣勢,雙手握拳,大量的肌肉凸顯,一根根青筋暴露出來,說道:

“你們華夏曾經有一位無數大家,名叫李小龍,他創造了一種武功叫截拳道,你可知道?”

葉凡看他這架勢,是要使出截拳道,說道:

“看來你對我華夏武功瞭解得不錯啊,就是不知道掌握了多少。”

威爾斯邁開腳步,腳步極快,雙手出拳,出拳的速度也極快,腳步、出拳,同時殺來,殺氣淩然。

所過之處,腳下留下深深的腳印。

雙拳打破空氣,呼嘯而來。

這架勢絲毫不輸剛纔的一拳。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嘴裡還說著這麼一句話。

葉凡站在原地,看著他不停的揮拳,快速殺來,說道:

“你知道李小龍的師父是誰嗎?”

單腳而立,身體半蹲,擺出姿勢,說道:

“永春,葉凡!”

威爾斯那帶血的麵部微微一凝,出拳的速度還在不停的加快,直接殺過來。

葉凡動了!

主動迎上去。

身體微傾,非常靈活,巧妙的躲開他的雙拳,拳風呼嘯從耳邊掠過。

雙手握拳!

快速轟出!

速度更快,空氣都被轟爆。

嘭嘭傳來。

“什麼?”

威爾斯發現不妙。

對方的拳居然比他還快,快到看不清。

錯落在他的拳縫隙間,拳拳到肉,打在他的手臂,肩膀、後背,最終一拳打在他的脖子上。

哢嚓!

脖子骨頭都要被打斷,好在他反應及時。

一個翻滾,順勢而下,不然這脖子都要斷了。

“阿達……”

威爾斯一個鯉魚打挺,龐大的身軀站起來。

雙手握拳,大腿橫掃過來。

葉凡縱身一躍,避開橫掃腿,腳步往前,快速出拳,快到看不清。

一拳打在他的臉上。

龐大的身軀轟然倒下,而葉凡還冇停手,照著他的臉密集揮拳,不停打下,拳頭巨力,拳拳轟下。

他雙手擋在臉部,護住腦袋。

不然腦袋都要被葉凡打爆。

而他的雙手經過密集的爆拳,終於傳來哢嚓聲響。

雙手手腕骨頭斷了。

“學李小龍?你叫啊!”

“打爆你的腦袋!”

“以為你會我們華夏的功夫?隻學其形,不懂其精髓,不過是花架子罷了。”

葉凡的拳勁極強,打在威爾斯的手腕上。

力道甚至透過他的手腕,打到他的臉上。

圍觀的人都看呆了。

這不是他們想要看的畫麵,這不應該啊!

威爾斯可是擊敗了禿鷲的猛人,怎麼會被一個醫生這般暴打。

“這……這怎麼可能?”

“這洋人不是說是雇傭兵王嗎?連禿鷲都不敵,怎麼會這樣?”

“是不是我打開的方式不對,這葉凡看著普通,怎麼這麼生猛?打起來,簡直就是野獸派。”

“你們看清他出拳的速度嗎?這也太快了吧?”

“電影裡,我看過,但現實中還真冇見過,洋人的速度已經夠快了,這葉凡的速度簡直看不清。”

所有人都震驚了。

葉凡的威猛,強大,完全出乎他們所有人的意料。

李九站在原地,握住柺杖的那隻手很用力,咬牙切齒,滿臉難以置信的看著。

站在他旁邊的王大龍臉色蒼白,這一戰跟他關係莫大。

洪慶麵色凝重,也被震驚到了。

他親眼目的禿鷲和威爾斯的戰鬥,那叫一個驚心動魄,禿鷲的強大他是知道的,但還是敗給威爾斯。

現在威爾斯卻被葉凡暴打,毫無還手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