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空之上,憑空出現了一道淩厲的劍芒,蘊含著極為濃鬱的真氣,化作鋒芒的利刃。

劍光直指寰宇之上,巨劍斬落。

“劍斬南天門!”

一劍斬殺,出自葉凡之手。

未斬向天仙境武者,而是斬向長甘宗的護宗大陣,所有的劍芒集中而出,撕裂空間,劃破天地。

地表出現了一條巨大的裂縫,如同長蛇般直挺過去。

“啊……”

一道慘叫傳來。

一位術法者直接化作血霧,他早已意識到這一道劍芒是朝著他殺來的,但速度太快,來不及反應,加上腳下有陰陽圖牽製。

眼睜睜的看著如此強大的劍芒將自己的肉身爆成血霧。

轟隆隆……

空中陣法符文不斷閃爍,封印在不斷照耀,似乎在牽製。

而一道陣法裂縫出現了。

從這位術法者死亡之地開始,這裡便是一個陣眼所在,以陣眼之位破陣,是破除陣法的最有效之法。

葉凡一下子找到了針眼的存在。

這一劍隻為破陣!

斬破陣法!

長甘宗的護宗大陣的陣眼之處,不斷傳來一聲聲慘叫。

陣法被破,掌控陣法的術法者被反噬,這一劍之威太強,反噬之力過大,有的術法者直接暴斃、精神識海錯亂。

“陣法破了,給我殺!”

寧舊澗的一位人仙境武者渾身是血,剛纔一直被壓製,在陣法被破的那一瞬間,徹底興奮了。

放聲呐喊,目光很快鎖定了三位人仙境中期的武者,帶領著身後數萬弟子殺過去。

眾多弟子奔襲而去。

而在陣法被破的那一刻。

長甘宗、天涯淵、嘉景宗、洪門等宗門的弟子有些慌,冇有了陣法的加持,他們不會那麼輕易的越級殺人。

“就算冇有陣法,你們也不會是對手,給我殺!”

“長甘宗弟子,給我殺……噗……額……你……燕建德……”

這位人仙境武者被風霜山莊的燕建德偷襲了,一劍刺穿心臟,直接取性命。

同時也引起了旁邊幾人的注意,看過來,一臉懵。

“燕建德,你乾什麼?”

燕建德看了一眼戰力超群的葉凡,麵對天仙境,完全是碾壓之勢,即使敵眾我寡,葉凡也不落於下風。

更主要的是他們風霜山莊除了天仙境以下的十二位強者的命被蕭景天掌控著,當初的承諾便是如此。

“風霜山莊弟子聽令,行動!”

一聲號令,無數隱藏在隊伍中的弟子,開始動手偷襲身邊的人。

很多人始料未及,來不及反應,已經被一劍斬首。

“風霜山莊?你們……”

對於風霜山莊的突然反水,眾人都非常驚訝。

長甘宗有風霜山莊弟子兩萬多,一下子反水,偷襲身邊的人,措不及防,直接解決了數萬人之多。

令所有人都瞠目結舌。

“為什麼?為什麼是你們?”長甘宗長老充滿疑惑和憤怒,盯著燕建德,問道:

“你們的天仙境強者還在和葉凡戰鬥,你們卻要反水,為什麼?”

燕建德說道:“我們冇辦法,如果不選擇北鬥宗,我們都得死,我們不想死,而且你們的計劃早已被北鬥宗知曉,他們早就安排好後手,你們派去北鬥宗、寧舊澗、萬朝城的人不會討到什麼好果子吃的。”

“是你們泄露了我們的計劃,你們該死!”

話畢,殺過去。

雙方激戰。

而風霜山莊的反水錶現不僅僅是在這裡,在萬朝城內也是這樣。

此刻的萬朝城的外城已經是一片戰場,數十萬的敵人殺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