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朝城無數武者奮不顧身的殺出去,更有天仙境武者親自帶隊,迎接對麵的天仙境,雙方激戰。

噗噗噗……

“你……為什麼?”

“不好意思,我跟北鬥宗是一條戰線的。”

“風霜山莊……”

“風霜山莊弟子聽令,動手!”

無數個風霜山莊弟子紛紛動手,斬首身邊的敵人,弄得大家一臉懵。

“乾得漂亮!”

城主陳恒銘殺出來了,手持一把利劍,如今的他已經成為人仙境初期的武者,揮動長劍,劍芒撕裂,不斷摧毀前往生命。

敵方來的天仙本就不多,僅四位,而萬朝城留守宗門的天仙境有六位之多,還有兩位多餘的,抬手震殺弱者。

一片哀嚎,無數的鮮血迸濺千裡。

“長甘宗、天涯淵、洪門……你們不該來的,今日,你們既然來了,那就都得死。”

大量的城牆被打碎,巨石狂飛。

一道道強橫的殺芒掠過空氣中,在這昏沉的天空之下照耀出刺眼的光芒。

“陳城主,你們早就猜到我們會殺來了?”

天涯淵的一位地仙境武者看著天空之上的天仙之戰,很是疑惑。

一般情況下,九下宗的天仙境武者是不呆在宗門的,唯有召喚纔會迴歸,而如今萬朝城居然有六位天仙境出現。

很明顯是早有準備。

陳恒銘看向人群中,不斷偷襲的風霜山莊弟子,嘴角微微一揚。

這位地仙也注意到他的目光,看過去,頓時怒火中燒,說道:

“風霜山莊泄密?天仙從各大凶地趕回來,至少需要十天半個月,他們早就叛變了?你們是怎麼做到的?”

陳恒銘說道:“你們人數雖多,但我萬朝城有兩位天仙可對付你們,你們在天仙麵前不會構成任何的威脅。我要提醒你們的是,你們各自的宗門如今應該也在遭遇著滅宗之災,你們搬出這麼多人離開宗門,如今你們的宗門戰力空虛。”

“我勸你們即刻返回,不然家要冇了,隻能當流浪人。”

此話一出。

地仙變色,不僅是他,其他人也是大驚失色。

他們這些宗門為了這些事,可冇留天仙境在宗門內部,一旦有一位天仙境殺過去,那宗門可就真的毀了。

他們在猶豫不決。

“呱噪!”

一位天仙境武者揮來一道殺芒,鋒利霸道,橫推而來,空氣不斷爆破,地表在斷裂,不斷撕裂開來。

那位地仙以及他身邊的人紛紛祭出最強殺招,欲要阻擋。

誰知根本擋不住。

“啊……”

化作血霧,死在殺芒中。

大量的屍體橫飛,血液化作霧氣,瀰漫在昏沉的天空中。

天仙境武者手持一根烏黑的長棍,站在這一條血路的儘頭,他的身後是成排的屍體,流淌的血液,不堪入目的殘肢斷臂。

而他一臉冷漠,雙眼冰冷,餘光掃視四周,說道:

“犯我萬朝城,必將誅之!”

手中長棍指向天空,黑金色的光芒照耀,破開這片昏沉的空間。

旋轉,橫掃。

長棍迸發出的黑金殺芒無限延長,橫掃諸人。

有人想要用強盛的劍勢擋住,有人想用霸道的刀勢擋住,有人想用柔軟的長鞭纏住、有人想用尖銳的長槍擋住……

無一例外。

實力差距太大,長棍破開所有的大勢,橫掃一大片。

萬朝城的人數雖然比不上敵人多,但兩位天仙境武者足以擋住千軍萬馬,陳恒銘等人也在獵殺,隻是冇那麼輕鬆。

總體來看,萬朝城立於不敗之勢,天仙境武者強勢鎮壓,所有敵人都要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