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千多人在這兒聚集。

來到最前麵,看向另一位天仙境,說道:“找到弱點了?”

這位天仙境看向邊上一位老婦,說道:

“按照大師所說,這一處的內部應該就是陣眼所在,也屬於一個弱點,我們聯手應該可以從這兒強行破陣。”

“好,澗主來不了這邊,咱們儘快破陣。”

兩人亮出兵器,一瞬間,光華大作,劍光照耀天地,昏沉的天空亮起來,同時縱橫而出的劍氣和刀威不斷洶湧澎湃。

下方千人感覺到無比的震驚和激動。

一刀一劍凝聚全力,吸收天地之力、同時出手。

刀劍之力斬下,力道足以毀天滅地,不斷撕裂空間、速度極快。

砰!

刀劍合璧,同時接觸陣法。

一瞬間,陣法光華似乎開始反噬,擋住了刀劍之威,絲毫冇有裂痕,陣法之力還反彈而出,反噬攻擊到兩位天仙境武者身上。

兩人頓時大驚!

“什麼……”

急忙躲避,但終究還是避之不及,被陣法之力震盪到了。

不過隻是輕傷而已,不礙事!

不過兩人大為震驚。

究竟是何人能擋住他們兩人聯手一擊!

兩人對視一眼。

“難道是天師府的術法者?”

“不是!”下方的那位老婦馬上否認,摸了摸下巴,說道:

“剛剛我也感應到了,這種手段不是出自天師府,也不是出自港島,從老婆子縱橫國內外武道世界多年,未曾見過這種術法手段,不僅可以防禦,還可向外攻擊,實屬詭異。”

兩位天仙境皺眉。

突然!

遠方傳來轟隆巨響。

那是寧舊澗大門的方向。

澗主又出手了,估計又是死一大片。

他們必須儘快破陣,否則會死更多人。

“再來!”

兩人點頭,再次出手。

這一次,他們冇有留有餘力,全力以赴,刀劍之威浩浩蕩蕩,激盪空氣中的沉悶,似乎變得熱血起來。

連下方諸人都感覺到一股來自強者的壓迫感。

霸道刀芒、淩厲劍芒、互相纏繞,狂斬而下,空間破碎,毀天滅地,洶湧狂暴,直指大陣。

砰砰!

陣法的符文亮出金色的光暈,甚至脫離而出,變得更加立體,紋理一條條如同蛛網亮起,襯托符文的光輝反彈出去。

這一次的陣法反噬攻擊比上一次更強,似乎和攻擊之人的強大有關。

兩人雖然有所準備,但冇想到會這麼強,直接被彈飛。

不過並不礙事!

就在這時!

下方的人麵色驚恐,難以置信,大聲呐喊:

“小心,上麵……”

那些人很著急。

兩人很疑惑,抬頭看去。

一個巨大的手掌出現在他們的上方,頓時就慌了。

這不是寧舊澗澗主的巨掌嗎?

兩人快速想要逃離,而根本來不及。

巨掌拍下,兩人無所遁形,直接被拍中,兩人揮動手中刀劍,如同雞蛋碰石頭,瞬間破碎。

“不……不……”

“這麼強……”

兩人的刀威劍勢破防,充滿不甘,被巨掌拍中,拚命掙紮,但都是徒勞。

嘭嘭!

兩聲巨響。

兩位天仙境武者被拍在陣法之上,直接化作肉泥,流淌在陣法表麵,大量的血液流淌而下。

下方諸人看到這一幕,看到高高在上的天仙境前輩的爛肉夾雜著血液流下來,內心震驚不已。

“澗主一直都知道我們在這兒做什麼……”

“太恐怖了……快走,澗主已經無敵了……”

這些人快速奔走,絲毫冇有停留的意思。

而此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