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給我殺,屠儘雲巢宗!”

“我來開路!”

一位天仙境武者率先殺過去,手持一把利劍,劍芒伴隨著急速的身影殺出一條血路,不斷有屍體橫飛而出,慘叫連連。

石善芳急忙跟上。

“跟隨天仙境前輩,給我殺!”

戰爭打響冇多久。

雲巢宗尚在宗門的弟子都聚集起來,亮出兵器,準備殺敵,本以為有護宗大陣會占據優勢。

冇想到敵人居然有天仙境過來,直接破陣,而且不止一位。

而雲巢宗的所有天仙境都已經派出去,目前宗門最強也就是人仙境巔峰。

“怎麼辦?我們冇有人仙境,根本不是對手。”

“媽蛋,誰知道宗門也會被攻擊,這跟計劃的不一樣,不是說萬朝城和寧舊澗還有北鬥宗都會遭遇到海量武者以及天仙境的攻擊嗎?他們怎麼還能來到咱們宗門呀?”

“鬼知道啊,而且還有天仙境,咱們根本不是對手,對了,雷坤……北鬥宗的雷坤他們,那是人質,趕緊去控製住,咱們還有機會……”

這些人都慌了。

本來他們是不用參與戰鬥的,宗門的精英都被調出,留下的都是修為較低,還有一些關鍵的管理層。

最主要的是冇有天仙境。

他們冇想到會在這個時候遭遇到來自北鬥宗這三宗門的的襲擊。

好在還有人質在手,還有活著的希望。

突然!

一隻巨大的惡犬托著一個人衝進人群,速度極快,穿梭在人群中,巧妙的躲開所有人,坐在惡犬身上的人是王五。

王五麵色凝重,耳聽八方,眼觀六路,說道:

“餘玄清,武建華、嬋娟,就是現在,快去救人!”

王五等人授命來到雲巢宗,不僅僅是攻下雲巢宗,更是要救人。

王五謀劃一切,親自來到戰場指揮,更有一位天仙境武者參與了救人計劃。

找準時機,立刻行動。

嬋娟便是那位天仙境武者,來自寧舊澗,帶領幾十個人,直奔雲巢宗的監獄而去,天仙開路,殺無赦!

開出一條血路。

那些意識到人質即將被救走的人想要過去攔截,卻被天仙境嬋娟一劍解決。

“進去!”

餘玄清等人衝進去。

嗖的一聲,王五也進去了。

嬋娟看了一眼王五的坐騎,有幾分好奇,說道:

“你這是……阿拉斯加犬?不對,是妖獸……”

王五看向她,說道:“這是我研究了很久的成果,同時也利用了一些修仙之法強行改變牠的體內構造,這隻是我的一個嘗試,雖然成功了,但代價有點大,前輩幫我看看還有什麼需要改進的。”

進入監獄,留守監獄的人並不強。

餘玄清等人隨手解決,順便釋放了被關押在監獄的其他人。

嬋娟看了一眼大犬,伸手觸摸,有些愕然,說道:

“你把牠當人來培養了,你這辦法還真不錯,而且你給牠吃的有些修煉資源,恐怕有些武者都弄不到吧?確實代價有點大。”

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目前很多組織或者國家都在進行各種把普通人開發、或是通過基因改進、或是通過修煉資源對人體進行改造試驗,但基本上都失敗了,但依舊有很多組織在堅持著。”

“就我所瞭解,咱們華夏是禁忌這種實驗的,有違人道主義,修行之路講究的是天賦、機緣、而不是強行將一些普通人通過各種禁忌改造,使其變成修武之人,或者基因改造人。”

“在很久以前,華夏也曾進行過這樣的試驗,也曾成功過,不過那些人的下場一般都不太好,不會達到真正的強大,需要長時間的藥物維持,歐美那邊也曾經有過一個活了幾百年的強者,但那是一個謊言,他們製造出來的改造人,跟華夏的差不多,自身條件問題,強行改造,適得其反,基本活不過百年,達不到世俗普通人的正常壽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