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禿鷲過來詢問:“五叔,怎麼了?”

王五說道:“禿鷲,你跟這幾位天仙境前輩去長甘宗支援宗主等人,我要帶著所有武者前往北鬥宗,那邊陷入了苦戰,儘管有護宗大陣,但天仙境武者眾多,而且打法比較混亂,副宗主希望我解決這裡的事後,回去指揮戰鬥,另外把人也帶回去。”

禿鷲點了點頭,說道:“五叔,小心點。”

隨即,跟著三位天仙境離開了,直奔長甘宗。

五叔帶著諸人前往北鬥宗,還有五位天仙境前輩一同前往。

長甘宗之外的遠方,有人在觀戰。

“冇想到葉凡已經這麼強了,一人麵對二十多位天仙境,絲毫不落下風,更是可以隨手掠殺落單的天仙境。”

青龍很是感慨,葉凡的成長速度超出他的想象。

曾幾何時,一起在東瀛國劫獄,那時候的葉凡隻是比自己強一點,可如今,葉凡早已遠遠的將自己甩在身後。

傅河看著遠方的葉凡,手持一把利劍,若有所思,說道:

“這一戰不少人關注,六上宗也有人在關注,如今越王八劍,葉凡得到七劍,第八劍在太初宗,如果這一戰,他僥倖不死,他接下來要麵對的是太初宗,那可是六上宗,比九下宗更高一個層次的宗門。”

“以他目前的修為,恐怕還是不夠,軒轅劍可是上古時期的神劍,太初宗隻是其中一個,還會有其他強者眼饞。”

程湘芸很是擔心,也有些緊張,說道:

“傅河,上古遺址即將開啟,我們神龍組的很多前輩也已經出關,葉凡身懷家國大義,更有修仙之法,可否請神龍組的前輩乎其左右,至少在上古遺址開啟之前,保他不死。”

傅河思索了一會兒。

他對葉凡也是充滿好感,這是個正義的年輕人,潛力極大的修仙者,未來華夏的一大戰力,他也不想失去。

可找不到合適的理由。

“先看看他能不能活下來吧,我聽說天涯淵和長甘宗的破凡境都回來了,儘管葉凡現在表現得很強勢,但破凡境麵對天仙境,也能做到他這種程度,所以孰強孰弱,尚不可知。”

三人都很緊張。

觀戰的不僅僅是神龍組的三人,更有六上宗的人,還有一些隱世宗門。

隱世宗門一般情況下不太關注,但也有會有少量弟子在外麵行走,也會聽到關於葉凡的一些傳聞,對他比較好奇。

此刻!

一道淩厲的劍芒衝破黃昏的天空,怒斬而下,斬破天穹,劃出一道耀眼的劍光,彷彿將這片天地劈開。

鏘鏘鏘……

噗噗噗……

利劍斬落,勢如破竹,摧毀前麵所有殺勢,襲殺三位天仙境武者,鮮血狂飆,染紅了這接近黑夜的天空。

“不……”

充滿不甘,但終究要隕落!

而葉凡一臉冷漠的盯著其他天仙境武者,身上沾滿了鮮血,那是敵人的血跡,一頭長髮在空中飄蕩,一手持劍,宛若劍仙。

截至目前為止,葉凡已經斬殺了十五位天仙境武者。

葉凡這邊也損失了八位天仙境武者。

“怎麼辦?葉凡太強,就算我們這麼多天仙聯手,依舊不敵!”賈星輝看了一眼還在流血的肩膀,充滿憤怒的說道。

雲巢宗的一位天仙境武者看了一眼左肩的斷臂傷口,說道:

“請破凡境前輩出手,我們屠殺其餘天仙境。”

說著,目光掃視敵方的天仙境武者,都在互相糾纏中。

敵方已經損失了八位天仙境,他們這邊也算是死了六位,加上葉凡單殺的十五位,他們已經損失了二十一位天仙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