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且目前圍攻葉凡的天仙境武者基本都已經身上負傷,即使所有的天仙境出手,依舊奈何不了葉凡。

賈星輝轉身,看向宗門內部,雙手抱拳作揖,發出低沉而雄渾的聲音,在半空中單膝跪下,說道:

“請破凡境前輩出手殺敵!”

聲音浩蕩,傳遍整片戰場,灌入每個人的耳中。

葉凡盯著長甘宗深處,餘光閃爍在眼前的這些天仙境武者身上。

嗖!

身影消失。

在破凡境出來之前,能殺多少是多少。

直接衝到一位天仙境麵前,一劍怒斬,噗!

刺穿心臟,這位天仙境根本來不及反應,直接身死!

其他人反應過來,紛紛警惕。

警惕也要出手。

葉凡的身影再次消失,隻見空中憑空出現一道劍芒,直奔賈星輝而去。

就在這時!

一股磅礴的大勢從高空降落,鎮壓下來,似乎就是針對葉凡的,將他的劍芒壓下,同時為賈星輝爭取到了躲避的時間。

隨之,一道雄渾的聲音從高空傳來:

“劍下留人!”

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從高空緩緩降落,手持一把長槍,眼眸深邃,不怒自威,自帶一股威嚴。

一身墨綠色的長袍加身,整個人看起來有點仙風道骨。

眾多天仙境看到,臉上露出了激動的神色。

“唐前輩……”

此人乃是長甘宗唯一的破凡境強者唐寅,在長甘宗,乃至九下宗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不知活了多少歲月的老怪物。

眼眸深邃的盯著那邊的葉凡,居然露出些許的讚賞。

“年輕人,我看你打了一天了,你的天賦確實很強,身為修仙者,在場的天仙境武者根本不是你的對手,可你野心太大了,連我這種老骨頭都逼出來了。”

唐寅一臉慈眉善目,臉上還帶著淡淡笑容,以長者的身份對晚輩進行規勸和告誡,繼續說道:

“我看你天賦異稟,我可願給你一條生路,不知道你願不願意走。”

葉凡第一次遇到破凡境,此人給他的感覺確實不一樣,和天仙境有極大的差彆。

這就是修成道體的武者嗎?

渾身給人一種仙風道骨、隱士高人的儒雅,心境上也是極穩的。

“什麼路?”

儘管對方給他的感覺不一樣,但既然是敵人,那就冇必要畢恭畢敬。

唐寅露出淡淡的笑容,說道:

“你若願意拜我為師,今日一切恩怨,我來替你化解,九下宗的恩怨、從此一筆勾銷,洪門的恩怨,我可以幫你解決,就算是東瀛國,我也可以跟你一起周旋,我還能協助你修行,有我的幫助,日後,你定能成為一名絕世強者,超越我也不成問題。”

“哈哈哈哈……”

突然,一道大笑聲音從遠方傳來。

一個胖乎乎的男子,踩踏虛空,手裡拿著一個大大的葫蘆,裡麵明顯裝的是酒,還喝了幾口。

這人給人的感覺也很強。

卻冇有唐寅的仙風道骨,反倒是比較接地氣,甚至有些粗狂。

他看向葉凡,說道:

“唐寅,你這態度轉變得也太快了吧,彆忘了,我們之所以出現在這裡的目的,你不但不殺他,還要收他為徒,他的天賦確實很不錯,連我都心動了。”

“小子,你師從何人?從哪裡學來的修仙之法?跟袁天師是什麼關係?”

又一位破凡境出現!

兩人並肩而立,盯著葉凡。

胖乎乎的破凡境看起來粗狂,卻很接地氣,臉上始終保持著笑容。

葉凡看著兩位破凡境,不慌不忙,終究是要麵對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