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位,你們在打聽彆人之前,是不是先說一下自己的情況,至少做個自我介紹吧。”

“額……哈哈哈哈!”胖乎乎的破凡境愣了一下,笑了,說道:

“天涯淵創始人李延佑,破凡境中期,我不管宗門之事多年,最近被告知,宗門可能要麵臨滅宗之危,這纔出來瞭解情況,你的出現很意外,也很突兀,小子,我對你很有興趣。”

唐寅也說道:“我是長甘宗的第一任長老唐寅,我的徒弟創造長甘宗,賈星輝便是我的徒弟,聽聞長甘宗可能遭遇噩耗,我變回來看看,聽聞了你的事,我也很有興趣,看你一路激戰,我想收你為徒。”

葉凡看著兩位,說道:“看來你們對我都有一定瞭解了,至於我師從何人,你們自己調查去吧,我冇有義務告知;你們是來殺我的,現在想收服我,恕我直言,你們還不夠資格,不用我師父,我師姐出現,一巴掌能拍死你們。”

他說的師姐自然是寧舊澗澗主魚薇歌。

“你們的實力能否殺我,還是個不確定數,現在就要大言不慚,高高在上,我可不認同。”

“哈哈哈哈,有個性,我喜歡!”李延佑笑起來,喝一口酒,說道:

“不管你師從何人,你既然對天涯淵心懷不軌,我便留不得你,就算你是袁天師一脈的人又如何,殺無赦!”

話畢!

一隻手拍了拍大肚子,直接嘔吐。

隻見海量的液體,不知是水還是酒,從嘴裡瘋狂吐出,如同江河,噴湧而來,化作河流,卻可以看到的是在最前端,液體化作一把把長刀怒砍向前。

周圍的空間都被擠爆,不斷的發出聲響。

氣勢如虹,殺勢碾壓,非常強盛。

葉凡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招式,連退幾步,揮動手中長劍,劍芒淩厲,瞬間爆發出肆意狂暴的劍氣。

“劍斬南天門!”

一劍斬去,劍芒撕裂空間,迎接而上。

鏘鏘鏘……

利劍鋒芒不斷斬殺,與之碰撞,發出激烈的聲響。

嘩啦!

液體居然被斬破了,不過這液體似乎有了生命般,被切開依舊可以行動,化作兩道環形,怒砍過去。

已經將葉凡包裹起來。

四麵八方的殺芒奔湧而來。

“扣殺!”

胖乎乎的李延佑伸出左手,緊緊握拳,那些液體化成的利刃驟然將葉凡裹住,切割。

突然!

他的麵色一愣,肉肉的眉頭一皺。

“嗯?陰陽之力?看來道行不淺!”

外人看不出裡麵的情況。

一位葉凡就這樣死了。

臉上開始有些興奮起來。

“果然還得是破凡境,一出手便是終結!”

“之前葉凡多麼囂張,連殺數位天仙境,破凡境一出手,他就冇有還手的機會,終究還是太嫩了。”

“這場戰爭終於要結束……額……等會兒,你們看……”

那緊緊包裹葉凡的液體出現了一道道肆意的劍氣滲透而出,切開液體衝出來,令人難以置信。

密密麻麻的噴射出來。

轟!

直接炸開!

液體嘩啦啦的散開,墜落。

破凡境李延佑連連後退幾步,有些震驚的盯著眼前的葉凡,說道:

“你……你已經是化神境?”

葉凡看著他,雙眼陰陽,手中的劍也變成陰陽,說道:

“看來你對修仙之法瞭解不少,居然知道化神境,破凡境確實跟之前的武道境界有極大的區彆,但並不代表你們就可以拿捏我,如果剛剛那是你的真正實力的話,不好意思,你們連我都不如,更彆說當我師父,你們不夠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