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寅手中的長槍出現了鋒芒,說道:

“我的眼光冇錯吧,他年紀輕輕便已經是化神境,如此妖孽的修仙奇才,如果不能納入麾下,絕對不能讓其成為敵人,隻能撐起還未成長起來,將其斬殺。”

“李延佑,我們倆聯手,要麼打到他服,要麼殺了他,你覺得呢?”

李延佑盯著葉凡,有些不可思議,但還是點了點頭。

他在外麵行走,遇到過化神境的修仙者,曾經有過激戰,他被打得落花流水,好不容易纔逃過一劫。

本以為回來解決的隻是個稍微強者的武者,冇想到是個修仙者,更冇想到的還是個化神境的修仙者。

他被化神境的修仙者揍過,那是屬於袁天師一脈的修仙者。

這也是他要問葉凡是不是袁天師一脈的原因。

“唐寅,你可彆小瞧化神境的修仙者,我感覺此人很不一般,剛剛他並冇有使出全力,還在隱藏實力。”

唐寅很淡定,說道:“那又如何,我們兩人殺他,足矣!”

話畢,揮動長槍。

連周圍的空氣都被劃破,身上似乎升騰真龍之氣,長槍之上似乎聽到了龍吟之音。

這是他在某處遺址得到的修煉之法——《寒武逆龍決》。

槍出如龍,呼嘯而去,彷彿化作一條巨龍奔騰過去,氣勢磅礴,氣吞山河般,周圍的空氣都瀰漫著壓抑的氣息。

天仙境武者們紛紛後退,這股壓力太沉重,無法抵抗。

李延佑嗖的一下,消失在原地,來到高空之上,按著的葫蘆猛然一甩,無儘的烈酒從天空降落,彷彿化作生靈,如同巨蟒般。

快速將葉凡包圍起來。

形成一股束縛之力。

葉凡確實感覺到了壓力,不打算隱藏真正的實力。

手中利劍揮動,無儘劍芒照耀天邊,在這黑色的夜空中異常明亮。

“誅仙劍式——第五式:一劍開天門!”

這一劍欲要將這片天地劈開,彷彿硬生生的劈開封印的天之門,力量洶湧,蘊含著瘋狂的大道之力。

利劍切開浩瀚的天空。

劍芒觸碰到這烈酒圍城,直接切入。

呼!

切開,強勢的劍芒殺出去。

一道身影也緊隨而出,那是葉凡。

而長槍龍吟追隨而來,欲要將他吞噬。

葉凡連連後退,看了一眼左手手腕,說道:

“靈兒,出來吧!”

嘶吼!

一聲嘶吼,巨大的蟒蛇奔騰出來,張開傾盆大口,露出恐怖的獠牙,還有毒液在滴落,而葉凡站在牠的腦袋上。

揮劍而出!

鏘鏘鏘……

一人一蟒,聯手出擊。

長槍不斷激射出星火,強大的強勢節節敗退。

唐寅也是不可思議的節節後退,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壓迫之力。

“吉水大河,你還不出來?”

李延佑朝著遠方呐喊。

兩位破凡境麵對化神境,終究還是不能輕鬆斬殺,以防出意外,還得喊出東瀛國破凡境。

“三刀流!”

遠方的夜空,三道耀眼的刀芒撕裂黑夜,奔襲而來,速度快到了極點,刀芒狂霸,似乎將這黑夜斬破。

掠過的空間,似乎被切割,直奔葉凡而去。

葉凡站在巨蟒的腦袋上,麵色凝重,雙手握劍,凝聚體內的雄渾真氣,吸收周圍的大道之力,揮劍怒斬!

“大地之劍!”

地表裂開,巨大的利劍快速出來。

一下子融合了巨劍,劍氣達到了空前絕後的強大,周圍的一切都被劍意所壓製,越王八劍散發出恐怖的劍氣。

一劍怒斬,劍芒巨大,橫掃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