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快速來到葉凡身邊,一身戰意,盯著孫桓,說道:

“我不管你六上宗還是九下宗,想要欺負我師弟,我不同意。”

孫桓看著她,笑了笑,說道:

“你連一位破凡境都打不死,還是他打成重傷,你才能打死,你覺得你能在我手下活下來?”

葉凡那一掌。

將三位破凡境打成重傷,目前還未死,已經徹底失去戰鬥力。

也是因為如此,林溫柔才能一拳解決李延佑。

林溫柔盯著眼前之人,一股磅礴之氣升騰而起,雄渾的力道不斷彙聚在拳頭上,洶湧的拳意奔騰。

眼眸如刀,巨拳在握,拳意滔滔,二話不說,一拳轟殺。

孫桓也是臉色一冷,一把長劍在手,揮動。

利劍光芒切割空間,迎接巨拳而去,劍勢磅礴,劍芒淩厲,無儘切割。

嘭!

巨拳和利劍碰撞,散發出少量的星火。

這一拳不可謂不強,但終究還是抵不住利劍的鋒芒。

拳勢破了。

利劍殺去。

噗……

“啊……”

林溫柔的手臂出現了一條三十裡米長的血口,這條手臂算是廢了,整個人橫飛。

“師姐……”

葉凡怒了!

快速接住師姐,看著她手臂上的血口,鮮血淋漓,血液滴落,快速取出銀針幫她止血,順便穩住這條手臂。

“好強,居然是入聖境!”

她充滿不甘,怒火毫不掩飾的表露在臉上。

幫她穩住情況。

葉凡鬆開她,看向孫桓,說道:

“師姐,你退後,交給我。”

林溫柔急忙抓住他的手臂,說道:

“葉凡,你剛剛那招已經透支了,不能再戰了,大不了把劍給他,咱們再找機會取回來。”

葉凡搖了搖頭,說道:

“師姐,劍隻是他的其中一個目標,開戰之前,我就得到訊息,九下宗的人可能已經找上六上宗,特彆是擁有越王八劍之一的太初宗,還有落天宮,如果這一戰,我不能立威,那麼我們未來的路依舊很難走。”

“這個孫桓不死也得敗,我就要拿他來立威,你保留體力,一旦我昏迷不醒、你得帶著我的身體逃跑。”

林溫柔的臉色很凝重。

她知道師弟有很多底牌,不過每一張底牌都需要付出一定代價的。

三隻手的功法,她也在研究,但她的進展比葉凡慢很多,至少現在還未達到葉凡剛剛的那種程度。

但她很清楚,剛剛那種程度不足那一招的百分之一的威力,隻是發揮出了皮毛而已。

葉凡踏空而行,朝著孫桓走過去,說道:

“孫桓,你想要我的劍,也不是不可以,那就看你有冇有本事了。”

孫桓一下子來了興趣,嘴角微微一揚,絲毫不把他放在眼裡,說道:

“怎麼?你要跟我比劃比劃?我的劍可不長眼。”

葉凡說道:“我們打個賭,若是我輸了,我給你劍,若是我贏了,你讓我們離開。”

孫桓一聽,樂了,說道:“身體透支成這樣,還跟我一較高低,好,我答應你,你若贏了,我讓你離開。”

葉凡說道:“我相信孫道友的承諾,不過我說的讓我離開,是保證我安全離開此地。”

孫桓眉頭一皺,說道:“什麼意思?”

葉凡將目光掃視遠方四周,說道:

“我聽聞越王八劍的最後一把劍在太初宗,把其餘七把劍給你,我不覺得可惜,但若是落入其它人手中,我不服氣。”

“覬覦這七把劍的可不止你們太初宗,我的意思是,你要幫我攔住想要對我出手的人,你身為六上宗之一,權威極大,若是你出手阻攔,我想不會有人願意與你為敵,你若是答應,我便跟你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