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調查過。

狗的嗅覺極為靈敏,而害怕刺激性氣味的東西。

林德昌看著大傢夥準備的滿滿噹噹的東西,嘴角得意,說道:

“王五,我好好跟你說話,你卻不告知,那就彆怪我殺光你的狗。”

剛來時,他們卻是去詢問過王五,關於林耀東的事。

但王五卻一點訊息都不透露,這是他做生意的原則。

五十多人聚集在王五黑狗鋪麵門口。

兩條位元犬凶神惡煞的盯著這些人。

林德昌一揮手。

咻咻!

兩人直接開槍。

麻醉針射中位元犬,發出汪汪幾聲低鳴,倒下去。

眾人嘴角一揚。

“丟迷藥、辣椒水……”

直接往裡麵丟了大量的東西。

很快,裡麵傳來惡犬的汪叫聲,有惡犬逃出來,他們拿著一張網守在門口,四個大漢拉住。

惡犬撞在網上,有人直接開槍,將惡犬麻醉。

裡麵估計已經亂成一團,聽到很多嘈雜的聲音。

十五分鐘左右。

裡麵安靜了。

門口這裡躺著二十多條惡犬。

他們走過去。

七八個人手持鋒利的短刃,來到已經昏迷的惡犬麵前,手起刀落,鮮血迸濺,直接殺死。

走進裡麵。

看到很多惡犬倒在地上,有些還冇徹底昏迷,但也無力站起來,憤怒的咧著嘴,發出凶狠的吟叫。

“全殺了!”

林德昌一揮手,捂著鼻子,嘴裡說道:

“真尼瑪臭,也不知道他怎麼能在這地方待著,真是個怪人。”

突然!

一條惡犬從二樓的走廊直接跳下,撲過來。

“小心……”

來不及了。

那人的臉盆直接被惡犬一口咬住,硬生生扯下整個臉盤,頓時鮮血直流,不成人樣。

再來一口。

咬斷喉嚨。

也就在這時。

麻醉槍打中了惡犬。

倒在地上的惡犬被一刀結果。

眾人警惕的看著四周,特彆是二樓。

終於看到四五條惡犬在二樓虎視眈眈,隨時撲過來的節奏。

咻咻咻……

氣槍射擊過去,惡犬動作靈敏,躲避開來。

“扔辣椒粉啊!”

很快,二樓也瀰漫著刺激性氣味。

二樓的惡犬們終於受不了,似乎知道逃不過了,撲向眾人,就算死,也要拉上墊背的。

惡犬山上的惡犬們已經察覺到這邊的情況。

開始衝撞木門,想要過來。

林德昌看著死去的三個人,並冇有在意。

“兄弟們,惡犬山!”

他抬頭看向院子後麵的山峰,指著最高的那座,說道:

“那裡有一個鐵房子,如果耀東死在這裡,那肯定是在那座鐵房子裡,這惡犬山有很多惡犬,不用我說,你們也都知道的吧?”

“你們幾個,趕緊去把東西全部拿過來!”

很快,一大包一大包的裝備拿過來。

五十多人,直接衝進惡犬山。

惡犬們聞到刺激性氣味,也在瘋狂逃跑,但終究還是有些不怕死的,撲向人群。

一場人獸大戰就這樣開始。

有備而來的人們終究還是以最小的損失,殺上鐵房子。

所過之處,惡犬屍體成堆。

血腥味瀰漫,無數惡犬在狂吠,迫於刺激性氣味,不敢上前,就算有勇者上前,也會直接被麻醉,殺死。

進入鐵門內。

看到林耀東的衣服!

林德昌撿起來,突然大笑。

“哈哈哈哈……嗚嗚嗚嗚!”

笑著笑著,他哭了。

笑是因為他的總經理之位到手了。

哭是要裝出痛失親人的悲傷。

拍了幾張照片,裝好林耀東的衣服碎片,目光看向鐵門外的大批惡犬,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