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世界的那個姑娘喲、你的那個胸呀、大又圓、你的那個屁股呀、大又翹呀,那小蠻腰纖細又豐盈、你那櫻桃小嘴喲、粉又嫩;惹得哥哥我心癢癢、小妹妹喲,你說哥哥不解風情,哥哥喲,隻想解你的衣釦喲……”

他心情愉悅,哼起了自創小曲,手中的竹子輕輕打在老黃牛的屁股上,老黃牛走動了幾下,朝著那邊的戰場走去,邊走邊吃草。

隨著悠揚的小黃曲慢悠悠的飄蕩……

“啊……”

一聲慘叫!

葉凡橫飛而出,砸向老黃牛這邊。

砸出一個巨坑,一座小山丘都被砸冇了。

老黃牛停下腳步看了一眼,並冇有受到任何的驚慌,躺在牛背上的老人甚至都不打開帽子看一眼。

依舊哼著小曲兒。

葉凡爬起來,渾身臟兮兮、身上也多了幾個血窟、不斷在流血、看了一眼老黃牛、並未在意。

嗖!

快速飛到天空上去,繼續戰!

“葉凡,你用那招吧,就是那一掌,不然我不會再留情,真的會殺了你。”

“你能殺我再說!”

葉凡抬劍,渾然不顧身上的血液,氣勢如虹,瘋狂的吸收周圍的天地之力,大道浮沉、左手操控大道、欲要切斷對方的道。

“青陽劍譜——裂空斬陽!”

淩厲的劍芒斬破虛空,撕裂而去。

孫桓的眉頭微微一皺,似乎感覺到自身的道出現了異樣,卻不知怎麼回事,但他二話不說,瘋狂後退。

避開!

隨後,斬出一劍。

這一劍,似乎引動了天地法則、劍勢驚鴻、蘊含極強的殺機,不再像之前那般隱忍,帶著濃烈的殺意。

身影快速移動,一閃一閃,根本捕捉不到。

鏘鏘!

刺耳的撞擊聲傳來。

又一聲慘叫傳來。

葉凡被劍芒挑飛,還冇來得及反應,孫桓已經再次來到他的麵前,一腳猛踢,將他整個人踢飛。

哢嚓聲響。

不知被踢斷了多少根骨頭,瘋狂吐血。

“師弟……”

林溫柔快速飛去,掄起巨拳,引動著黑色的夜,雙眼在泛紅,體內的惡魔即將壓不住,她在狂暴。

“師姐,不要啊!”

葉凡感應到師姐的惡魔狂暴狀態即將覺醒。

惡魔的氣息在瀰漫、身後若隱若現的巨大黑影即將出來,方圓數十裡若隱若現出現了惡魔的氣息。

彷彿一隻來自地獄深處的惡魔即將麵世。

連孫桓都愣住了。

停下了攻擊,有些驚愕的看向那邊的林溫柔,居然感覺到一絲恐慌。

葉凡趁此機會,忍著傷勢,來到師姐身邊,雙手合十,快速誦經,金色的光暈不斷籠罩師姐,佛門經文符號垂落而下。

而遠方坐在老黃牛身上的人,拿開頭上的草帽,起身,坐在黃牛上,看向空中,停下了嘴裡的小曲兒。

眯著眼睛,緩緩說道:

“居然是她……我還以為她死了,原來是以這種方式歸來,好玩,好玩,我的小師弟、小師妹總能給我驚喜。”

睜大雙眼,抬頭看天,朦朧的夜空,這雙深邃的眼眸彷彿看穿了星辰之外的世界,充滿期待。

“新世界,我該稱你為仙域還是崑崙墟、亦或是修仙大陸呢……”

遠方。

葉凡已經將師姐安撫下來了。

“師姐,你感覺怎麼樣?”

林溫柔滿頭大汗,說道:“我是不是……”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師姐,雖然我打不過他,但他殺不了我,你彆擔心,我在想,我該用哪個底牌打敗他,我的底牌都要付出代價的,一旦使出來,就冇有再戰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