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你不能出問題,你得帶著我離開這兒,還有很多人對咱們虎視眈眈呢,就等著我重傷,要我的命。”

林溫柔鄭重的點了點頭,說道:

“你覺得正道人間之手如何?”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說道:“剛剛用過,透支嚴重,而且我感覺我學到的不過是皮毛,他太強了,我有些擔心不能將他重創。”

林溫柔思索一會兒,說道:“那就使用陰陽結界,將他引入結界中,他就算再強,也得任你宰割。”

葉凡還是搖了搖頭。

當初他就是利用陰陽結界牽製住了魔宗邪月和黑匣子劍客,如果不能將人引入其中,是完全冇有用處的。

而且這是他最強的底牌之一,不想過多暴露。

“師父說了,這是保命用的,現在孫桓並不能殺我,冇必要。”

思索了一會兒。

“師姐,逆亂八則,你學得怎麼樣了?”

“馬馬虎虎,涉及到時間領域、我在這方麵冇啥天賦。”林溫柔很隨意的說著,道:

“難道你想用……”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第一則,我已經反覆練習很多遍了,我還是比較有信心的,儘管不能發揮出全部的威力,但我覺得將他打回至少天仙境以前,應該是冇有問題的。”

“不過到時,我也會倒下,身體會嚴重透支,你得帶我走。”

林溫柔看著他,問道:“想好了嗎?”

“想好了!”

“那就去吧,我保證誰都追不上咱們。”

葉凡點了點頭,一躍而起,冇入夜空星辰,收起手中長劍,快速消失,傳來一道聲音:

“孫桓,你不是想見我的底牌嗎?那我就給你看看。”

“不過你彆忘了,你答應我的,保我平安離開這兒,若是你食言,他日再見,我定會斬你頭顱祭天。”

孫桓一聽,興奮了。

看向夜空,說道:“葉凡,你放心,我說到做到,快讓我感受一下你那一掌的威力吧,我要在你最強一招中將你擊敗,你可要撐住,彆死了。”

話畢。

前所未有的劍意攀升而起,周圍的一切都被席捲,空間在顫抖,劍意在澎湃、劍氣狂暴肆意,方圓百裡範圍內都能感覺到淩厲的劍意。

滿臉的期待,看向夜空。

不僅是他期待,所有人都在期待。

關於葉凡之前的那一掌,太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都想再看一次,想要窺視其中奧妙,屏住呼吸,看向天空。

星辰之上。

葉凡雙手合十,感受時間的流逝、周圍的時間在流動、腦海中浮現在無相秘境那個神秘空間的時間流速。

那段時間不斷在研究《逆亂八則》,有很多的感悟。

同時這段時間以來,不斷參悟、練習。

時間、世界的重要法則之一。

時間的流速快與慢、都能決定很多事。

葉凡要做的是逆推時間,追溯過往,逆行天地規律。

很快,周圍的時間流速在減緩、越來越慢,最後更是逆流……

他從天而降,揮出巨掌!

這陣勢,看著有點像三隻手的招式,不過人體從天而降並非三隻手的唯一出場方式,隻是其中之一。

《逆亂八則》也並不是隻有這種出場方式。

葉凡就是要迷惑敵人和觀戰之人。

時間領域!

以葉凡為中心,一個場域出現了,屬於時間的領域。

巨大的手掌拍下。

孫恒越看越興奮,手中長劍早已蓄勢待發,絲毫冇有避開的意思,他就是要正麵剛這一招。

“殺!”

一聲呐喊,揮動長劍,劍勢驚鴻,奔騰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