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欲要一劍劈開這巨掌,劈開前方的這一片天地。

然而,當他踏入葉凡的時間領域,他感覺到了不妙,驚愕、迷茫、不知所措、驚恐、恐懼、無助……懊悔……

“怎麼回事?我的修為在流逝……”

“這時間怎麼回事……你……你這……不是之前那招……”

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那種恐懼感傳遍全身、來自靈魂的恐懼。

他徹底慌了。

一個巨掌從天而降,以葉凡為中心形成一個場域。

時間場域。

逆推時間,追溯過往,場域之內的時間在逆流。

孫桓難以置信的感受著這一切,殺出的劍勢快速逆流回去,自身修為也在快速流逝,這是他最不能接受的。

他慌了!

徹底慌了。

從未有過這種感覺,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

“你……你這到底是什麼功法……”

麵色驚恐,感受到體內的力道越來越小、修為居然快速流失,境界下跌,已經從入聖境跌落破凡境、還在跌……

葉凡冇有說話。

他施展這一招已經嚴重透支自身修為,他必須全神貫注,巨掌揮下,扭轉時間,不斷逆推。

噗!

終於還是忍不住,吐了一口血,濺了孫桓一身,但他依舊冇有停下來。

感受到孫桓的境界下跌到天仙境,他很欣慰,但還不夠。

逃!

孫桓心裡隻有這個念頭。

想要逃離這該死的場域,卻發現自己的動作被減緩,根本逃不出去,彷彿被禁錮般。

他絕望了。

轟隆隆!

巨掌拍到地表,出現一個巨大的手掌印。

孫桓毫髮無傷,站在中間,樣貌卻變了,變成十五六歲的模樣,稚嫩,天真,一臉迷茫和恐懼。

觸摸著自己的身體、臉頰、難以置信。

看向站在眼前的葉凡,說道:

“你……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噗!

葉凡再次吐血,臉色蒼白、身體極度虛弱,意識已經逐漸模糊,隨時有可能倒下,看著眼前的孫桓,說道:

“希望你說到做到!”

孫桓急忙上前,說道:“我認輸,我輸了,我認輸,你把我變回來好不好?”

他修行上千年纔得到入聖境,那是萬人敬仰的無上境界,現在卻變成宗師境初期,這讓他難以接受。

心裡徹底慌!

葉凡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看向奔赴過來的師姐,抱住她,有氣無力的說道:

“快……走!”

林溫柔看向稚嫩的孫桓,說道:“你說過要保我師弟平安離開的,你若還想便會入聖境強者,我師弟不能死,否則你永遠變不回來。”

說完,帶著葉凡,趕緊溜。

“站住!”

一聲大喝,來自遠方。

眾人眼睜睜的看著孫桓便會少年模樣,充滿震驚和難以置信,有感知道孫桓的修為跌至宗師境初期。

這種手段簡直就是逆天的神鬼手段。

但震驚歸震驚。

落天宮的人很快反應過來,絕對不能讓葉凡走。

三道身影快速奔襲而來,將林溫柔攔住。

“你們是什麼人?要乾什麼?”林溫柔一隻手扛著葉凡,另一隻受傷的手緊握拳頭,盯著眼前三人,狠狠的說道。

葉凡已經失去意識。

年輕男子拿出一把直刀,刀鋒鋥亮,說道:

“我們乃是六上宗之一,落天宮弟子,受長甘宗賈星輝的請求,護住長甘宗,斬殺葉凡,把他留下,你可以走。”

林溫柔盯著眼前三人,都是破凡境和入聖境,自己不是對手,將目光看向那邊還冇緩過來的孫桓,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