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桓,你還想不想回到入聖境了?我師弟若死,你永遠彆想了,這種秘法,全世界就他會。”

孫桓這才反應過來,拿著長劍,走過來,速度明顯慢了很多,盯著眼前三人,說道:

“包高義,他還不能死,我說過要保他的。”

包高義看著他,笑了笑,說道:

“孫桓,雖然我不知道這葉凡用的是什麼武功,但你現在變成宗師境初期,你覺得你能攔得住我嗎?”

孫桓冷冷的盯著他,說道:“難道你要為了一個九下宗得罪我太初宗嗎?你要想清楚了,我太初宗也不是好惹的。”

包高義猶豫了一下。

旁邊一位女子說道:“孫桓,實在抱歉,我們答應的事,就要做到,越王八劍,我們可以給你,但人,我們必須殺。”

孫桓說道:“那我答應的事呢?你們要守信,那我就得失信,我的一身修為還得靠他呢,他死了,我怎麼辦?”

女子手握長劍,說道:“他不死,我們就失信,我們有約在先,各憑本事,你如今跌至宗師境,攔不住我們。”

雙方爭執著。

一時間僵持不下。

林溫柔好幾次想要趁機逃走,但又擔心逃不掉,對方可是有入聖境呢。

就在這時!

一道聲音傳來。

飛過來一名老者。

孫桓看向老者,恭敬的說道:“師兄!”

老者看向包高義三人,說道:“人,我太初宗帶走,你們有異議,到太初宗來,你們雖然不能現在殺葉凡,但葉凡去了我太初宗,也算是失去自由,他的生死完全掌握在我們手中,待到我師弟修為恢複,再把人交給你們也不遲,你們也不算食言。”

老者名為洛奇。

曾經在萬朝城的天才選拔賽中,他就曾見過葉凡,那是想要拉攏葉凡入太初宗,但被拒絕了。

冇想到短短幾年時間,再次見到葉凡,居然已經發展成這麼強了。

自己的眼光果然冇錯。

此人天賦異稟,此番帶回,定要極力拉攏,外麵可是有落天宮盯著呢,葉凡定會選擇加入太初宗。

包高義三人看著洛奇,沉默了一會兒。

很顯然,他們準備妥協了。

就在這時!

一聲老黃牛的叫聲傳來:

“哞哞……”

老黃牛不知不覺已經來到眾人附近,朝著眾人緩緩走來,並冇有畏懼,直接走進他們中間。

牛背上依舊躺著個人,草帽遮住了腦袋。

停在人群中。

在場的人都有些愣住。

“哪來的……”

“住口!”

那位年輕女子準備開口大罵,卻被洛奇及時喝止,把旁邊的人都嚇了一跳,他的雙眼始終停留在黃牛背上的人。

雙手抱拳,恭敬的說道:

“晚輩洛奇,見過牧牛人前輩,是不是我們打擾到前輩了?”

旁邊的人大吃一驚。

這是什麼人呐!

好幾人不認識,但包高義知道關於牧牛人的傳說。

牧牛人並未回答,隻是悠悠的唱著歌曲兒。

伸手抓住帽子,坐起來,一臉惺忪的看著四周,說道:

“哎呀,你這老牛,怎麼跑到這麼血腥的地方來啊,你們在乾嘛?”

孫桓幾人一臉無語。

那名女子更是一臉鄙夷,這唱的什麼歌啊。

而且人也臟兮兮的,亂糟糟的的蓬鬆頭髮,一臉猥瑣的模樣。

還唱著流氓歌!

但看到洛奇如此恭敬,隻好忍住心中的怒火。

洛奇恭敬的說道:“我們解決點小事,馬上就走,不打擾前輩。”

隨即,看向林溫柔,說道:“跟我們走吧。”

牧牛人伸了伸手,說道:“等會兒,等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