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番話。

震驚眾人。

他們是受命來攻打北鬥宗的。

卻冇想到居然遇到了很多天仙境、以及超強的術法者、來自剛到的梁初心、雲閒鶴,來自萬朝城的毛蛋大師、還有寧舊澗和北鬥宗的術法者加持。

連護宗大陣都破不了。

他們還冇攻下北鬥宗,主戰場已經敗了。

即使這邊贏了,也冇有任何意義。

“撤!”

“走!”

雖然不甘心。

但他們還是撤走了。

浩浩蕩蕩的幾十萬人,一下子散開,留下一片狼藉和滿地的屍體。

黑匣子劍客來到林溫柔麵前,說道:“葉宗主怎麼樣了?”

林溫柔揹著他,說道:“咱們先進去。”

大家一擁而上,跟隨著進去。

但足足有十多萬人呢,隻能讓一些領頭人進去觀看。

把葉凡帶到後山,放在一張床上,看向副宗主雲興朝,說道:

“趕緊把補藥全都拿出來,那個生龍骨呢?反正有什麼,都拿出來。”

雲興朝趕緊吩咐下去。

林溫柔立刻運轉體內真氣,輸送給葉凡。

大家都很緊張,但誰都不敢打擾,靜靜的等候。

一頓操作。

已經是次日的中午。

林溫柔把剩下的工作交給王晴、廖俊逸和高雅溪三人,走出去了。

大家纏著她,讓她講講後麵發生了什麼。

關於前麵的,提前回來的那些人已經告知,他們知道宗主一掌打殘三位破凡境,林師姐趁機殺了一位破凡境。

接下來要迎戰六上宗的人。

林溫柔把後麵的事告知。

大家再一次被震驚。

“把一個入聖境的境界打回到宗師境?這……這是什麼功法?”

“宗主已經可以碾壓入聖境強者了?簡直恐怖如此!”

“入聖境,那時隻有在傳說中才聽到的境界,冇想到居然已經不是我們宗主的對手了,宗主牛逼啊!”

“不過宗主也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至今昏迷不醒。”

“……”

很多人都異常興奮。

宗主這麼強大,他們以後也跟著飛黃騰達。

卻還是有人滿臉惆悵。

“五叔,你怎麼一臉愁雲,我姐夫這麼厲害,你不應該開心嗎?”楚明月看到王五的狀態,不解的問道。

王五歎了口氣,說道:

“冇想到六上宗居然插手進來了,而且落天宮還和長甘宗有交易,我以為解決了九下宗的威脅,咱們就可以過上安穩的日子,看來未來的日子更加艱難。”

走離人群,繼續說道:“暴露出這麼強的功法,難免會被人覬覦,還有越王八劍招來的禍端……唉,人生無法安寧。”

禿鷲跟在他的身後,說道:

“五叔,人生不就這樣嘛,總是在不斷的解決麻煩,當初我們在組織時,也是解決了這個麻煩,又會有下一個麻煩出現,我們不都是這樣一步步成長起來的嗎?”

王五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禿鷲,你馬上去一趟望海樓,看那邊能不能查一下牧牛人的背景,此人或許是一個靠山。”

“好!”華夏武道世界徹底炸鍋了。

長甘宗宗門被滅、雲巢宗宗門被滅、風霜山莊站隊北鬥宗,其餘宗門損失巨大,綜合實力大跌。

北鬥宗一戰成名、赫赫威名已經足以和九下宗叫囂,平起平坐,甚至碾壓。

葉凡的威名更是穿上了六上宗,引起無數人的關注,一些隱世宗門也默默關注。

“九下宗的格局徹底改變了,長甘宗和雲巢宗的宗門已經被摧毀,隻有外出的弟子活著,死傷無數,實力大減,不如往日的一半,還能不能稱得上九下宗之名,還是另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