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耀東侄子,你走好,叔叔會為你報仇的。”

臉上掩飾不住內心的狂喜。

但他的壓製住,不能表現得太明顯。

“汽油呢?這些惡犬都是害人的東西,燒了!”

汽油也是刺激性的東西,扛了幾桶過來。

正是燃燒的好材料。

花露水、風油精等也都含有酒精,都是可以燃燒的。

一點點火苗開始燃燒。

冇多久。

惡犬山大火連綿,火勢快速蔓延、壯大。

無數的惡犬都在瘋狂的逃跑。

一場大火熊熊燃燒……

林德昌等人開著車,離開了。

不久後。

有人報了火警。

消防員奔赴而來,奮力滅火。

火勢滅儘,卻再也找不到一條活著的惡犬,要麼被燒死、要麼逃離惡犬山……

王五黑狗的店鋪也被燒了。

而這一切!

王五並不知曉。

他身邊帶著五百條惡犬,氣勢磅礴,穿越山路,不走城中道路,坐在一條藏獒身上,速度也是極快的。

在他的指揮下,惡犬們有序奔走。

直奔石馬嶺廢棄廠房。

而廠房內。

葉凡殺死了雇傭兵威爾斯。

旁人都震驚了。

滿滿的不可思議。

“這……這洋人就這樣死了?”

“不對,不對,不應該是這樣的,這洋人可是打敗了禿鷲的強者,雇傭兵之王,怎麼在葉凡手中如此不堪一擊。”

“一定是我打開方式不對,死了?”

李九也是震驚不已。

看了一眼王大龍,隻見他臉色慘白,嘴唇發紫,轉頭看向洪慶,說道:

“你去看看!”

洪慶走過去,來到威爾斯身邊,蹲下,把手放在他的脖子脈搏上,再放在他的脖子上、最後放在他的後腰脊椎上。

站起來,看向九爺,說道:

“還冇有斷氣,但已經活不成了,脖子被打斷,脊椎斷了。”

聲音不大,卻在人群中引起了極大的躁動。

洪慶也很震驚。

他們都是親眼見識了禿鷲被打敗的過程。

如此強者,卻完全不是葉凡的對手。

洪慶看向葉凡,試圖想要看出點什麼來,但終究還是什麼也冇看出來,隻看到平平無奇的人。

就顯示個普通得不能在普通的人。

他究竟是什麼來曆?

李九震驚、嘴巴微張,走過去。

威爾斯死了。

李九親自確認,有些難以置信的轉身看向那邊淡然的葉凡,眼眸中閃爍著寒光。

突然,抬起手中的柺杖。

廠房內,所有人拿出一根根鐵棍,還有幾個人手持手槍,黑洞洞的槍口對準葉凡。

氣氛一下子就緊張起來。

“李九,你要乾什麼?”霍天南急了,走到葉凡身邊,目光怒瞪李九,餘光掃視其他人,說道:

“難道你要耍賴不成?居然還帶槍。”

在他看來,葉凡雖然戰力極強,但麵對熱武器手槍還是無法逃避的。

葉凡的目光看向那幾把槍,眼眸凝重,時刻警惕。

並未說話。

李九拄著柺杖,說道:

“霍總,我也不想這樣的,但葉凡太強了,他的強大超乎我的想象,留著對我來說是個莫大的威脅。”

“金陵不允許有這麼牛逼的人存在。”

葉凡轉頭,看向李九,說道:

“李九,你不講武德啊。”

“你這是要趕緊殺絕啊,虧得來之前,霍總還讓我留你一命,你卻想要我的命。”

“霍總,我殺他,可以吧?”

霍天南沉默了一會兒。

突然,歎了一口氣,看向李九,說道:

“我早已上岸,不想過多沾染道上的事,你為什麼要逼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