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匣子劍客說道:“綜合實力和三仙門屬於一個級彆,主要是青衣劍神聲名遠播、還有很多劍修都是名滿天下的,挑戰失敗,一般不會主動殺挑戰者,但也有在戰爭中死亡的情況。”

葉凡想了想,取出手中七劍,丟到蕭景天麵前,說道:

“景天,你拿著劍去挑戰,不要引人注目,儘量彆讓人知道,彆被人拿走了,以後你還要拿回來的。”

蕭景天有些不解,說道:“宗主,為何你不去?”

葉凡說道:“我去啊,不僅我去,我們北鬥宗要有一大批人去,副宗主、禿鷲、你們挑選一些精英出來,天賦好的,不論現在修為如何,三千人左右,一週後,隨我一起去劍神塚挑戰青衣劍神。”

“……”

大家都麵麵相覷,不知道宗主這是啥情況。

雲興朝疑惑的問道:“宗主,你這是?”

葉凡說道:“不是說欲問道路何處走,劍神塚裡問青衣嗎?我這不就是去問嘛,挑戰可以增加實戰經驗,身為修士,唯有戰鬥才能使人進步,這可是不可多得的絕佳陪練,花錢都買不來的。”

“……”

大家都懵了。

讓劍神塚的人給你們當陪練?

也就你敢有這樣的瘋狂想法。

若是讓劍神塚知道這想法,估計得抓狂。

雲興朝有些哭笑不得,但似乎還挺有道理的,說道:

“宗主,你這招太陰了,要是劍神塚知道,不得將我們列入黑名單嗎?”

葉凡嘿嘿笑了笑,說道:“不管那麼多,我們需要一批強者前往上古遺址;另外,咱們打贏了這場仗,你們都慶祝過來,我還冇慶祝呢,安排一下,通知萬朝城、寧舊澗,派一些人過來慶祝,就說我擺宴請他們喝酒,對了,還有梁初心、雲閒鶴兩位,他們也幫了不小的忙。”

“是,我這就安排。”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看向陸文超,說道:

“陸長老,你親自去嘉景宗,把他們宗主、還有他們的副宗主華光耀的人請過來,之前他答應過我,不會站在北鬥宗的對立麵,如果他們不願來,那就算了,不必勉強,我會親自登門拜訪的。”

“是!”

就在這時!

一位武者前來彙報。

“宗主,諸位前輩、風霜山莊冇了。”

大家都驚愕了。

葉凡也很詫異,盯著彙報之人,問道:“怎麼回事?”

那人說道:“根據我們得到的訊息,昨晚一夜之間,風霜山莊的天仙境武者們集體出現,擊殺了所有的高層,遣散所有弟子,殺了近半弟子,屍橫遍野,整個宗門都被打爛了。好像說是因為這次大戰中,高層帶著風霜山莊的弟子們反水……”

眾人有些錯愕。

天仙境武者擊殺自家武者,解散宗門,確實因為他們。

大家一下子反應不過來。

葉凡歎了口氣,說道:

“若是風霜山莊弟子前來投靠,照單全收,說起來,風霜山莊的覆滅,跟咱們也有點關係。”

蕭雅說道:“宗主,你不必自責,武道世界便是如此殘酷。”

葉凡搖了搖頭,說道:“我不自責,隻是覺得有點可惜。”

會議繼續。

規劃了未來的發展方向,宗門的一些事物的安排。

宗門人數一下子達到近二十萬,需要龐大的管理係統,北鬥宗強者不少,但管理方麵的人才確實有點少。

隻能暫時一些有管理能力的人身兼數職。

會議結束。

葉凡來到居所,趕緊跟老婆打個電話,隨便找個理由搪塞這幾天不跟她聯絡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