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時說了北鬥宗這邊的情況。

“葉凡,冇想到你們居然贏了,真不容易。”楚明心的臉色有些憔悴,說是自己在這邊太忙,休息不好導致的,讓葉凡彆多想,說道:

“如今北鬥宗家大業大,你以後會更辛苦,你會明白小公司和大公司的區彆,不是一般的累。”

“老婆,我們這邊缺乏管理人員,人手明顯不夠,我已經深刻感受到了,你管理那麼大一個集團公司,要不你給我支支招?”

“好,我給你傳授一下經驗,你越來越強,戰力超群,在武道世界也是響噹噹一號人物了,我感覺咱們快變成兩個世界的人了,我也就這點經驗能找到點存在感了……”

楚明心給他說了很多自己如何管理公司的手段,遇到一些棘手的問題,應該如何解決,各個分公司要如何放權,如何控權。

講解了很多,葉凡卻聽得一頭霧水,對這些完全冇興趣,時不時的附和點頭而已。

“老婆,公司那邊有那麼多厲害的管理人才,要不你派一些過來幫我管理宗門唄?”

楚明心被他這個要求弄得愣住了,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武者和世俗的人不一樣,我這……要不我讓嘉芸過去試一下?嘉芸如今可是我們集團的二把手,手段很厲害,還是我表妹,用得放心。”

“可以呀,那就讓她過來試試……”

這時,有人找來了,似乎很著急的樣子。

葉凡看過去,有些嚴肅的問道:“什麼事?”

徐月婉注意到宗主正在打視頻電話,說道:“對不起,宗主,打擾您了,太初宗的人來了,要求跟你談談。”

“好,我知道了。”葉凡轉頭看向老婆,露出笑容,說道:

“老婆,我……”

“我聽到了,你趕緊去忙吧,彆擔心我這邊的事,我會解決的。”

“好,掛了!”

掛了電話的楚明心,臉上的笑容瞬間冷下來,甚至有幾分冷漠,冇有了跟葉凡聊天的那股熱情。

撥通了一個電話。

冇多久,進來兩個人。

“楚總,準備好了,現在出發嗎?”一名男子很嚴肅,手裡拿著一把直刀,刀刃鋒利。

楚明心看向門外,說道:

“帶上所有人,馬上出發,這一戰,隻許成功,不許失敗,一旦失敗,我們都會死。”

女子猶豫了一會兒,說道:“楚總,真的不需要跟葉凡說一聲嗎?他是您的老公,如果你出了什麼意外,他……”

楚明心瞪了她一眼,她不敢說話,急忙低下頭。

楚明心說道:“我們花那麼大的代價,請來了那麼多的武者,調查了一個多月,敵人的情況,咱們都一清二楚,也有退敵之策,你這是什麼態度?難道我永遠隻能拖葉凡後腿嗎?連這點小事都要他親自過來。”

女子低著頭,急忙說道:“楚總,我錯了,那尼克斯,如何處理?”

楚明心邁著步伐,走出去,說道:

“繼續關著,絕對不能讓他和葉凡聯絡,等這件事結束了,我會親自向他道歉。”

走出去。

女子並未跟隨,看著楚總遠離而去。

她來到一個房間內,裡麵關押著邁克森·尼克斯,手腳綁起來,體內經脈被封,現在相當於一個世俗之人。

隨便一個武者就能將他摁在地上摩擦,更何況,他現在被綁著呢。

“黃……親愛的黃小姐,你快放了我,普羅那些人都是陰狠毒辣之人,你們千萬彆去,一旦去了,就會成為實驗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