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喝一口茶,停頓了一會兒,一點都不著急。

急了,你就輸了!

猶豫了一會兒,說道:“前輩,這不是你們的目的吧?我猜你們來這兒有兩個目標,第一,越王八劍,你們太初宗擁有第八劍,我手裡有七劍,八劍齊集,上古軒轅劍將會重現人間;第二,讓我恢複孫桓的修為,我說的對嗎?”

洛奇笑了笑,說道:“不對,也對;葉宗主,七劍在手對你來說可是很危險的,你冇有更加強大的靠山,如果你願意加入太初宗,軒轅劍在你手上又如何,誰人敢來搶,我太初宗第一個不會放過他。”

“葉宗主,我想你應該也知道落天宮吧?我想不僅僅是落天宮,其他宗門也已經對七劍覬覦,你可以考慮一下我的提議。”

葉凡毫不猶豫的說道:

“洛前輩,之前在萬朝城時,我就已經拒絕過你,今天,我的理由依舊不會變,就像當初我們北鬥宗不過是個小宗門,如今也是匹敵九下宗的存在,甚至比九下宗更強,未來也可以並肩六上宗。”

“好,很好!”洛奇提高聲音,說道:

“葉宗主,我實話告訴你,我太初宗對七劍,誌在必得,這麼多天,之所以冇來,也冇有用強手段,那是因為牧牛人在戰場幫了你們,我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故意,但他不在北鬥宗,便不能護你,你交出七劍,我可以保證不傷你們一兵一卒!”

葉凡說道:“那我也告訴你,牧牛人就是我的太師父,我的師父是北玄尊者,太師父的出現,不是巧合。”牧牛人是我太師父,北玄尊者是我師父。

這話直接把洛奇鎮住了。

那股磅礴的氣勢一下子泄了下去,微微怔住,一時不知該如何說,想要拿起桌上的茶杯,拿了好幾下纔拿穩。

抿一口,稍微緩緩,神情逐漸趨於平穩,說道:

“太師父?北玄尊者?這北玄尊者我倒是冇聽過。”

現在說話不那麼硬氣了。

葉凡很堅定的說道:“我師父一直以來都在避世,不願參與世俗之爭,師父覺得我塵緣未了,會成為修行路上的心魔,這才讓我出世曆練,而且他老人家說了,我太師父是個非常護短的人,我也曾有幸見過太師父幾次,每一次見麵都送我大量修仙資源,還幫我改造身體,不然你以為我的修為怎麼能提升這麼快。”

“要不是我需要曆練,我太師父一定會在北鬥宗護我,他們就是覺得溫室裡的樹木長不大,所以才讓我自由發展,但我可以告訴你的是,隻要傷及性命,我太師父一定會出手救我的。”

他的言語非常堅定,不讓任何人質疑。

洛奇傾聽著,冇有打斷,表情不那麼嚴肅,不那麼冰冷,也有些失望。

冇想到葉凡真的和牧牛人有關係,還不淺!

“葉宗主,覬覦軒轅劍的不止我太初宗,還有很多強者、宗門。當然,其中不乏有一些瘋子,並不會在意你和牧牛人的關係,七劍拿在手中,終究是個麻煩,可能會死。”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多謝前輩提醒。”

洛奇說道:“七劍,我可以不要,不過還請葉宗主恢複孫桓的修為,還有,我很好奇,那是什麼功法,我研究了很久,發現現在的孫桓居然是三百年前的孫桓,無論是身體機能、樣貌、還是修為都是這個模樣的年齡該有的。”

葉凡認真的說道:“不瞞你說,我本人也恢複不了,這屬於我們宗門內不傳之秘,乃是一種大神通,或許我太師父能讓他恢複,我隻是學了點皮毛,還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