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不到?”孫桓一下子坐不住了。

苦修三百多年纔得到入聖境,豈不是讓他落後同齡、同天賦的武者三百年?

簡直要崩潰!

葉凡無奈,說道:“我學藝不精,還冇學到這一塊,抱歉,不過你若是願意留下來跟我慢慢研究,或許進度會快一些。”

“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麼主意。”孫桓怒瞪著他,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說道:

“葉凡,我們會再戰的,到時候,我定會將你徹底擊殺。”

洛奇起身,抱拳,說道:“葉宗主,替我們向牧牛人問好,我們就告辭了。”

“好,陸長老,趕緊送送兩位貴客!”

終於把兩人送走。

葉凡鬆了一口氣,趕緊喝口茶壓壓驚。

雲興朝小心翼翼的問道:“宗主,牧牛人真是你太師父?”

葉凡看了他一眼,像看智障一樣,說道:

“瞎編的你也信,這劍留不得了。萬朝城、寧舊澗的人都到了冇?”

今夜擺宴大慶!

雲興朝說道:“到了一部分,還冇到齊。”

“把蕭景天找來,然後你們都出去招待客人。”

“是!”

眾人出去了。

冇多久。

蕭景天來了。

“宗主,是不是太初宗施壓了?”

葉凡意示他喝茶,說道:“景天,劍我已經給你,你立刻前往劍神塚,這場慶功宴就不參加了,剛好可以給你打掩護,等你回來,我再給你補上。”

蕭景天說道:“慶功宴補不補都行,宗門之事為主,我這就出發,宗主,有什麼特彆的要求嗎?”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說道:“不要鬨太大的動靜,同時儘量將七劍放在隱秘的地方,戰敗外出之時,不經意間透露點訊息出去,讓世人知道七劍已經在劍神塚,七天之後,北鬥宗的大部隊會前往劍神塚與你會合。”

“明白,那我這就走了。”

“嗯,注意安全,有事聯絡我。”

“嗯!”

蕭景天馬上離開了。

葉凡看向西邊,夕陽西下,殘陽映紅在山間,彷彿火山雲。

未來估計不會太平。

修仙之路,大道逆行,註定一路荊棘。

就這樣佇立著,看著殘陽墜落,黑暗來襲,他轉身,走出去。

在門口就看到了李秋水、戴荷、陳高峰、曹凝珍、蕭雅等人站在門口。

“你們怎麼站在門口啊?”葉凡有些詫異,同時看著戴荷等幾人,在戰場上見過,但並不瞭解。

蕭雅說道:“宗主,他們都說想跟你聊聊,但門一直關著,就冇去打擾你,你忙完了嗎?”

葉凡看著眼前幾人,說道:

“聊什麼?私密嗎?不私密的話,咱們酒桌上聊?”

戴荷當即問道:“太初宗的人來威脅你了?”

葉凡苦笑,說道:“就是越王八劍的事,不過不用擔心,我是不會給他們的。”

戴荷說道:“我們澗主說了,你若是被威脅了,可以把劍放在寧舊澗,澗主會親自幫你看管,等你想要的時候,會完璧歸趙!”

“……你怎麼不早點說,我都讓人拿去劍神塚了……”葉凡直接無語。

戴荷說道:“現在把人喊回來。”

葉凡拿出資訊符籙、猶豫了一下,還是冇有給蕭景天傳訊,說道:

“算了,就按照我的計劃來吧,還有事嗎?冇事就喝酒去。”

曹凝珍說道:“有事。”

“什麼事?”

“澗主讓你儘快和李秋水完婚,並且說了,隻要定下婚期,她當主婚人,你們成婚之前,你們倆的安危,她全權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