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好了,趕緊灌他!”

楚明月看向那八位陪酒妹,她們很識趣的不斷輪番上陣,還不停的從桶裡取酒,張勇則是給葉凡倒上Balka

Vodka。

就這樣,大家開開心心的喝了一個小時。

張勇等人已經神誌不清,胡話連篇,但還在不停的勸酒。

葉凡也裝出快要醉的樣子,繼續給他們滿上,最主要的是給小姨子滿上,那八位陪酒妹也得滿上。

他調的酒,口感確實是甜的,但兩個小時後後勁就上來了,殺傷力絕對不弱於Balka

Vodka。

繼續大口喝酒,大口吃肉。

張勇等其他人終於趴下,楚明月也搖搖欲墜,嘴裡還不停的嘟囔著什麼要乾翻葉凡的話,葉凡自然也不會跟小姨子計較。

全場最清醒的是餘嘉芸,她基本不喝,也不參與勸酒。

到了現在,她終於覺得有點不對勁。

這八個號稱千杯不醉的陪酒妹都搖搖欲醉了,葉凡已就保持微醉的模樣。

一桶酒都喝光了。

“我不行了,我不行……兄弟,你是第一個能把我喝醉的……人……”

第一個陪酒妹趴下了。

葉凡搖著她的肩膀,說道:

“彆趴下啊,繼續啊,趕緊起來。”

“不喝了,不喝了,喝不過你……”

八個陪酒妹相繼趴下,隻有葉凡人間最清醒。

餘嘉芸看著葉凡,說道:

“你還是不是在酒裡動手腳了?”

葉凡一臉無辜,說道:

“小芸,你可彆冤枉我,我也醉了。”

“你醉個屁,彆裝了。”餘嘉芸突然提高嗓音,瞪著他,說道:

“你的酒量出乎我們的意料,看來你是個聰明人……”

“弄他……把二狗弄得身敗名裂,我姐姐絕對不能嫁給農村人,不能成為金陵的笑話。”小姨子楚明月突然站起來,搖搖晃晃的,扶著牆壁,大聲說道:

“芸姐,執行計劃,把他送去給小姐睡了……”

餘嘉芸一臉尷尬,人家可是清醒著呢。

你倒好,自己先醉了。

葉凡直勾勾的盯著餘嘉芸,挪了個位置,坐在她的旁邊,緊緊的挨著她,她有些慌,往邊上挪動,葉凡步步緊逼。

“你……你想乾嘛?”

葉凡掃視她上下,伸手摸著她大腿,一臉壞笑,說道:

“你們是打算把我灌醉,然後送給小姐?”

“我……我……”餘嘉芸有些害怕。

陰謀被揭穿,心虛。

葉凡繼續說道:“你們是不是在那個房間安裝了攝像頭,然後把我和小姐睡的過程拍下來,到時候公佈在網上,讓我身敗名裂?讓我離開楚明心?”

餘嘉芸能夠感受到他那隻大手在自己的大腿上,慢慢往上爬,心虛也不敢反抗,慌張的說道:

“我……葉凡,我錯了,你就當今天什麼也冇發生過,可以嗎?”

“當然不可以!”葉凡把手拿開,很堅決的說道:

“不過我可以適當減小懲罰,但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跟我約會!”

“啊?你……”餘嘉芸愣住了,但看到葉凡的眼神,她一個小女子可反抗不了,隻好妥協,道:“好,我答應你,我答應你。”

葉凡起身,拖起張勇等人,說道:

“走啦,走啦。”

這些人醉醺醺的,相互攙扶,歪歪扭扭的走出去,包括那八個陪酒妹,葉凡在後麵趕,誰走不動了,扶一下。

餘嘉芸架著楚明月跟著走。

“你為什麼要把他們都帶走,讓他們在這兒,自會有人來處理。”

葉凡嘴角露出邪惡的笑容,說道:

“他們參與了行動,都要受到一定的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