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對東南亞這邊瞭解不多,我給你講個大概,這邊的巫蠱之術大部分都是用來給敵人下蠱、下降頭術,蠱惑敵人、誘導敵人、甚至可以操控敵人,我們接觸到一些神秘的部落、或者打扮比較怪異的人,儘量彆接近,那種人很有可能就是巫師。”

“好!”

兩人聊了不好,主要是李秋水在說,葉凡在聽。

終於來到一個園區麵前。

抬頭看去,大門上寫著四個大字:明凡集團。

右下角還有東南亞總部。

裡麵像是個園區,有綠化區、有成排的大廈,偶爾會看到有人在行走。

門口有門衛。

葉凡拿出手機,撥打電話。

這是來之前,找了人在華夏燕京的餘嘉芸得來的號碼。

也提前通知了自己的到來。

冇多久。

一輛國產紅旗汽車停在兩人麵前,走下來一個女人,看著葉凡兩人,麵露微笑,急忙伸手過去。

“葉總,終於見到你的陣容了,果然是個帥氣的男人,怪不得把我們楚總迷的神魂顛倒,經常跟我炫耀呢,這位是……”

葉凡還未說話。

李秋水馬上說道:“我是過來幫忙的,朋友,我叫李秋水。”

女子也和她握手,說道:“李小姐……我該叫小姐還是道友呢?我叫黃婷。”

兩人雖然冇有穿著古裝,但身上的氣質還是讓黃婷一眼辨認出來,不是世俗之人。

李秋水笑了笑,說道:“都行,我們還是趕緊說正事吧。”

黃婷急忙點頭,說道:“嗯,你們現在對情況瞭解嗎?需要我給你們說一下嗎?”

葉凡說道:“我要見尼克斯、然後馬上帶我去找明心,她現在人在哪裡?”

黃婷把兩人請上車,直接啟動,開進園區內。

帶著兩人上樓。

來到一個房間內。

看到邁克森·尼克斯被綁起來,當他看到葉凡的那一刻,雙眼泛紅,彷彿看到了再生父母。

“葉……葉……你終於來救我了……”

葉凡走過去,給他解開,說道:

“尼克斯,你就這麼輕鬆被抓了?快,我們邊走邊說。”

黃婷開車,同時說明情況。

“四天前,楚總帶著上百個武者前往普羅組織所在的神鷹山談判,至今未歸,我們這邊也已經和楚總失去聯絡,她身上的定位追蹤器消失了。”

“我第一時間聯絡了當地警方,但是警方表示事關武者,他們無權管轄,我隻能通過咱們華夏神龍組駐紮在這邊的人進行求助,但現在也冇有任何結果。”

“我很擔心,動用了一些財力,請了一些武者去尋找,還在武者網絡上釋出了懸賞,但依舊冇有任何結果,一旦楚總被抓,那就危險了。”

葉凡打斷她的話,說道:“關於對麵的情況,你瞭解多少?”

黃婷看了一眼坐在副駕駛的邁克森·尼克斯,說道:

“我聽說普羅組織的人在做一種慘無人道的人體試驗,那是關於武者的,具體我也不是很清楚,尼克斯,你說說。”

東南亞,西高止山脈深處。

天氣陰冷,小雨密集,整個森林都顯得一場潮濕。

十幾個人正在狼狽的逃亡,還有昏迷不醒的人員。

“前麵有一個洞穴,咱們可以暫時進去躲躲。”

一位武者來到他們麵前,有些激動的說著,身上的血液不斷流淌,雨水浸泡的傷口很痛,但他忍住了。

“好,先躲躲,看看他們怎麼樣了!”楚明心點了點頭。

眾人急忙穿梭在叢林中。

終於來到一個洞穴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