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必葉宗主還冇認識我吧?我是神龍組,東南亞的總負責人袁晉,你的老婆楚明心屬於世俗之人,被東南亞的武者抓走,我有義務幫你將她平安的帶回來,這是我的職責。”

如果是武者之間的恩怨,神龍組是冇有權力過多乾涉,頂多勸一下,但如果是國外武者動了華夏的世俗之人,那麼神龍組就有責任強加乾涉,將人安全帶回國。

葉凡看向神龍組的這些人,說道:“多謝各位,費心了。”

目光停留在程湘芸身上,說道:

“聽說明心上次遇到了麻煩,是你來幫忙的?”

程湘芸抱了抱拳,說道:“不止我幫忙,袁晉也在其中出了不少的力氣,冇有他,事情也不好解決,他對於東南亞的情況還是比較瞭解的,處理事情的手段也比較合理。”

葉凡看向袁晉,感激說道:“謝謝,若有機會,我定會報答。”

這時!

年輕女子回來了,手裡拿著一個木箱,交到袁晉手中。

袁晉將木箱放在桌子上,打開,從裡麵拿出一些紙質檔案,拿起來,走向葉凡,遞過去。

葉凡接過來看了一眼。

上麵是關於某些人的一些資料,這些人,葉凡一個都不認識,來自不同國家、不同膚色的人。

葉凡不明所以,問道:“這是什麼意思?”

袁晉拿出一根菸,點上,猛吸一口,彷彿變得悲傷起來,說道:

“我之所以來東南亞這邊深耕數百年,那是巫神山欠了我一筆血債,我一直在尋找機會報仇,可是一直找不到機會。”

“我從未停止對巫神山的調查、培養臥底、安排暗線、喬裝間諜、該做的,我都做了,調查了大量關於巫神山的內部資料,瞭解得越多,我感覺到報仇的希望越渺茫,我明白,憑我一己之力是無法報仇的,於是我調轉方向。”

“那些人體實驗需要用到活人或者死人,而不管是活人還是死人,他們的朋友、親人都可以成為我的盟友,你手裡拿著的就是盟友的資料,以及被用於進行人體試驗的人的資料,其中不缺乏一些強者。”

“我要尋找機會,一舉摧毀整個巫神山,將他們所有人都拉入地獄,讓他們給我袁家三十八口人陪葬,我不能輕易出手,更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我行動過很多次,但,無疑都失敗了,若不是我隱藏得好,現在已經被他們殺了。”

葉凡有些懵。

冇想到這裡麵居然還有這麼一段故事。

袁晉如此詳細的調查巫神山、大費周章隻為家族之人報仇,完全可以理解。

有些黯然!

他繼續說道:“就是因為一次次的失敗、試探,我更加瞭解到巫神山的真正實力,那些傀儡戰士纔是最恐怖的,儘管我冇有親自參戰,但我都會觀戰、收集數據,為下一次行動做準備。”

“我聽聞葉宗主戰力無雙,力壓六上宗入聖境強者,我想再賭一次,關於這些資料上的人,我可以聯絡,約定一個時間,到時候一舉攻入巫神山,不僅解救你的老婆,更可以摧毀整個巫神山。”

“我不知道你們能不能成功,所以我不會親自出麵,我隻負責幫你聯絡這些人,不知葉宗主意下如何?”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說道:“我老婆正在麵臨危險,我想要儘快行動,你聯絡這些人需要多長時間?”

袁晉也能理解,說道:“葉宗主,你不必操之過急,根據我調查這麼多年來看,你老婆是活人,首先要被先進行的是涅槃武者的試驗,就是想要把一個世俗之人改造成為武者,再加以控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