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上請進來。

羊元正見麵就哈哈大笑,聲音豪爽,說道:

“雲副宗主,我們願意跟你們一同前往東南亞,解救宗主夫人,同時踏平那個什麼巫神山……我已帶來三位弟子,隨時可以出發,而且,我萬朝城有九位天仙境前輩表示願意一同前往。”

餘玄清也開口,說道:“我寧舊澗調來五萬弟子,隨時進發東南亞,聽從葉宗主的指揮,踏平東南亞,打擊一切邪惡的人體試驗,我寧舊澗有十五位天仙境參與。”

話音剛落,二十四位天仙境出現在大殿之上,緩緩走進來。

整個現場的氣氛變得緊張起來。

這些可都是天仙境,屬於戰力超群的存在,北鬥宗能比得過他們的人極少,一下子出現這麼多人。

連副宗主雲興朝都趕緊站起來迎接,很多天仙境武者,他都未曾見過,急忙抱拳,走下來,說道:

“諸位前輩,多謝諸位前輩的挺身而出,我替宗主謝謝你們,趕緊添座,沏茶,快。”

曹凝珍開口說道:“雲副宗主,不必客氣,我們來這裡,表明一下我們的態度,隨後便提前趕去東南亞和葉宗主會合,我們既然是盟友,你們有難,我們必定會出手相助,談不上什麼感謝,隻要你們宗主記住我們的人情就行。”

陳高峰也說道:“整個華夏宗門,也就你們北鬥宗屬於修仙門派,你們宗主說了,這件事解決了,可以讓我們萬朝城的弟子過來學習修仙之法,當然,這都是次要的,主要是我們都是盟友,互相幫助是應該的嘛。”

雖說是盟友,但冇有利益,就不會有交集。

成年人的世界隻有利益纔是最真實的。

寧舊澗戴荷說道:“我們不需要什麼修仙之法,隻需要你們宗主和李秋水的一個孩子,這是我們澗主的意思,你們也要幫忙催促一下你們宗主啊。”

“……”

說來說去,澗主對於葉凡的孩子,執念很深。

甚至超過林溫柔。

雲興朝看著諸位前輩,說道:“既然是宗主的決定,我們一定會堅決執行,諸位前輩能親自前來幫忙,我們感激不儘。”

目光看向王五,說道:“五叔,萬朝城和寧舊澗的人來了,你就不用去了,你跟蕭雅他們去劍神塚吧。”

王五點了點頭,服從安排。

羊元正眉頭微皺,問道:

“雲副宗主,你們去劍神塚做什麼?”

雲興朝把葉凡的想法給他們一說,眾人一下子沉默了,連天仙境前輩都沉默下來,氣氛有點怪異。

萬朝城天仙境嚴舒摸了摸下巴,說道:

“你們宗主的決定?”

“是!”

“我聽聞你們宗主剛入武道世界不到五年,他恐怕不太清楚劍神塚的恐怖吧?你們就不勸勸他,拿劍神塚當陪練,這會讓劍神塚暴怒的,那可是個媲美三仙門的強大存在,青衣劍神一怒,北鬥宗可能就不存在了。”

雲興朝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我想宗主應該是知道的,既然這是宗主的決定,不管多麼瘋狂,我們都會堅決執行。”

嚴舒搖了搖頭,不再說什麼。

隻是覺得葉凡的想法和行為多少有點瘋狂,不合常理。

寧舊澗的戴荷手拿龍頭拐,看向餘玄清,說道:

“雖然葉宗主的這個做法有些瘋狂,很冒險,但若是能讓劍神塚當陪練,我想在修行之路上也會事半功倍,你聯絡一下宗門那邊,安排五千人,跟北鬥宗的人一起去劍神塚挑戰,不論輸贏勝敗,生命不息,戰鬥不止,提升修為纔是關鍵,這批人將有機會在四個月後前往上古遺址探索。”-